顶部
2017年01月17日 星期二
第A09版:今日说法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第A17版

第A18版

第A19版

第A20版

第A21版

第A22版

第A23版

第A24版
2017年01月17日 星期二
父母故去、女儿出嫁不敢回家 多次自杀 ……
受贿潜逃十二年 他用自首来救赎
农行宁洱县支行原行长管祥明投案


    12日下午,普洱市思茅区检察院迎来一位特殊的客人。他不是别人,正是该院追捕了12年的涉贪犯罪嫌疑人管祥明。

    悲惨的逃亡生活

    2003年底,思茅区检察院在办理一起职务犯罪案件中发现,时任中国农业银行普洱市分行宁洱县支行行长的管祥明涉嫌受贿30余万元。案发后,思茅区检察院迅速组织干警前往调查,但管祥明已仓促潜逃。

    管祥明今年59岁,但满头的白发和满脸的皱纹,仿佛已经到了古稀之年。出逃的12年间,管祥明远离亲人、做苦工,辗转逃亡……和其他被捕的外逃贪官们一样,管祥明从人生的巅峰跌落。

    “在出逃的第二年,我的父母双故。在父母病重的日子里,我害怕被抓捕不敢回家,只能默默咽下痛苦的泪水……”管祥明出逃后,辗转经过云南普洱、昆明、广东中山、惠州等地,最后落脚在广东省电白县岭门镇清湖村,以种地为生。

    “一没钱,二没合法身份,只有种地才不需要身份证”,管祥明拿出在湖南亲友那里筹集来的少量资金租了70多亩耕地,种玉米、芋头等农作物。

    “每到农忙时期,我凌晨三四点钟就起床,拿着手电筒到地里干活。别人问我为什么那么拼命,我只能忍受病痛、苦苦挣扎……”因为害怕被查身份证,管祥明不敢把农作物拿到大市场去卖,只能等着别人来地里买。

    这样,买家自然都会压价。“到最后钱没有赚到,还欠下数十万元的地租和化肥费……”回忆起不堪的往事,管祥明不禁老泪纵横。

    反贪干警的坚守

    管祥明出逃12年在煎熬中度过,但思茅区检察院的检察官们,却是12年的坚守。

    管祥明的老家在湖南祁东县的农村。自2004年2月10日对管祥明涉嫌受贿一案立案侦查的12年间,思茅区检察院每年都针对管祥明制定了追逃计划并认真执行。

    “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春节、元宵节、国庆节等节假日,我们放弃和家人共享天伦,在天寒地冻的湖南农村管祥明的老家门外蹲守。”一位反贪干警说。

    除了蹲守,思茅区检察院不定期给管祥明在思茅区的妻子做思想工作,让其劝说管祥明投案自首。吃闭门羹,遭白眼,对于承办管祥明一案的检察官们而言已是家常便饭。

    据了解,自管祥明出逃以来,思茅区检察院已经换了5个检察长和反贪局长,管祥明受贿一案的卷宗已经泛黄,但检察官们始终坚持着。

    终于,亲友们在检察官一年又一年一次又一次真诚的劝说中被打动,也逐渐加入了劝说行动。

    自首方能救赎

    “堂哥告诉我,我的女儿已经结婚生子,我渐渐年老,死在外面也没有归宿。”管祥明回忆, “出逃以来,我只在老家见过父母一面,他们告诉我,云南的检察院找过我,劝我回去自首。”

    当时一心想着赚钱退赃的管祥明,并没有听父母的建议,而是选择了逃亡,“忘了是在什么时候,我住的村子里人们都知道了我是逃犯。”

    管祥明说,在《刑法修正案(九)》出台的那段时间里,邻居们都劝他自首,“说我总有一天会被检察院抓捕的,现在回去判不了多少刑期了”。

    管祥明交代,他在新闻里看见“红通人员”杨秀珠等人也自首了,更加坚定他回来投案的决心。

    “父母临终,我不敢在他们跟前尽孝;女儿结婚,我不敢出现见证她一生中最美好最重要的时刻,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出逃以后,管祥明就再也没有见过妻子女儿,他此次回来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见上女儿和外孙女一面。

    声音

    “我自杀过多次都没有成功。我就想,不能到死了还是个畏罪潜逃的人,这样对上对下都没有交代。我决心回来自首,净化心灵,做回正常人。”

    ——管祥明

    本报记者 程权 通讯员 赖金雁 摄影报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