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第A11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城里
城市和城墙

    □ 郭梅

    西安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是兵马俑,不是华清池,而是古城墙。

    在我国的大城市中,西安是唯一一个还较完整地保留古城墙的,另一个以城墙著称的地方,则是山西平遥。

    也正因如此,我虽然一直不怎么喜欢贾平凹的小说,但欣赏他在某部作品里设置了一个主人公在城墙上吹埙的细节。

    每次旅游都是行色匆匆,我的西安之旅也不例外。那天,我和同学跑了一整天的汉唐陵墓和文明遗迹,傍晚回到城里,借了两辆自行车,迤俪上了城墙——西安的城墙管理很人性化,每隔一段就有出入口,而且收费低廉。我们从一处瓮城上去,极目四望,但见人烟辐辏,一望无际。我俩在上面差不多绕了一圈,直到暮色渐沉,行人渐散,才兴尽归去。回想汉唐盛世,如果站在城墙上,所能够看到的恐怕是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长亭的驿道,还有折柳相赠、执手相看泪眼的远行人吧?!当年雄踞世界的大都会,其实还没有现在的西安城大。

    城墙是古时城池的防御系统,是自卫的手段,亦是封闭自守的象征。当然,有闭必有启,有城墙就有城门,也有了城门的启闭时间和制度。而这,又往往在客观上影响了住在城内外的人们的生活方式。仿佛现在从市区开往郊区的公交车,其末班车的时间往往决定了住在郊区的人们是否能够看完夜场电影或者是否有兴趣在晚饭后到市区去逛逛。同时,这也影响了夜市的热闹程度和商人们利润的高低。

    曾经,几乎所有城市的城墙都被当作封建糟粕,一纸命令下来,霎时均化为乌有。梁思成和林徽因为北京古城墙请命的呼声,也被湮没在时代洪流里,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据说,这两位古建筑专家心情复杂地捡了墙砖回家,视若珙璧。

    不过,虽然有形的城墙拆了,但其影子留在我们的生活里,不肯撤离。比如北京,同一条大街却往往被分成内、外两段,就像阜成门内大街和阜成门外大街。走在这些街上,你会觉得仿佛城墙还在那里,无言地诉说它曾经的存在。

    我所居住的杭州也一样,城墙是早就连断垣残壁都看不到了,但城门的名称几乎完全保留下来,只不过,它们不再是城区和郊区的分界线,而是城市某一个区域的代称。比如武林门,现在是城市的中心枢纽;又如艮山门,现在是交通中心。而清波门、涌金门、凤山门等,也都代表着某一城区。柳永赞颂杭州的繁华,曾经说“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他若是看到如今的杭州,怕是会惊讶得提不起笔了吧?!

    有城墙,可以望断天涯路;没有城墙,也可以望断天涯路。有城墙,守住了古意、平实和含蓄内敛,也锁住了向外看世界的目光;没有城墙,迎来了通衢坦途,打开了广阔的胸襟,但也伴随着浮躁和急功近利。

    这二者就像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想到此,我不禁有些惘然。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