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第A12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7年08月13日 星期日
旧事
听电台的年代

    □ 王建安

    在网上无意中看到一条旧消息说,“美国之音”在6年前就停止了华语的短波广播,这主要是由于互联网兴起的缘故。我早就忘记了这个当年每天必听的电台,而且它停播了我也不知道。因为收音机早就离开了我的生活。这条旧消息对我来说是突然而至的新消息,让我有些唏嘘。

    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云南边远乡镇,信息还很闭塞。没有电视,每星期一才有邮车从城里拉报纸上来,报中新闻成了旧闻。而一到雨季就不通公路,连旧闻都看不到,所以在乡下了解新闻必须要靠收音机。一个人有一台收音机很重要,小的也行,大的更好。像“红灯”牌收音机,有现在的微波炉样大,频道稳定,抗干扰性极强且音质优美,是乡下最好的收音机。我们除了听国内的电台,“美国之音”等敌台,是我们听得最多的电台。敌台是“文革”时代叫的,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中美关系缓和,乡下的公安并不监管电台,从公社领导到群众都暗中收听,只是不能公开宣传。

    “美国之音”、“澳州广播电台”、“自由之声”,是我们主要收听的3个电台,有时也听“莫斯科广播电台”,会听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卡秋莎》这样的歌。前3个电台除了新闻和评论外,在固定时间里有文艺节目,播放西方音乐和港台的流行歌曲,这是最吸引我们的节目。邓丽君、凤飞飞等港台歌星的歌曲通过电波传来,温柔婉转,乡愁荡漾,温暖着我们清贫的青春。数不清多少个夜晚,我们围坐在“红灯”牌收音机前,等着歌声响起。很多时候,我们会把歌曲的旋律,用带准不准的简谱飞快记下来,再用吉他校准后传唱。

    人到中年,往事随时插入。想想所谓的“敌台”,曾经满足过我们精神的渴望,安慰过我们忧伤的心灵。革命理论家也曾指出,这些靡靡之音是糖衣炮弹,怕我们中弹牺牲。他们不知道我们多么聪明,只是把糖衣作为营养吃了,炮弹并没有爆炸,这是一件想起来就令人发笑的事情。

    童安格有一首老歌《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有几句歌词仿佛是为那时候的我们写的:“午夜的收音机,轻轻传来一首歌,那是你我都已熟悉的旋律。在你遗忘的时候,我依然还记得……”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