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四
第A08版:春晚调查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7年12月07日 星期四
妈妈不要送我读书了我怕那些人再来打我
建水两名小学生被5名同班同学用开水烫

    □本报记者 连惠玲

    “回想星期天我送他去学校,他眼泪汪汪求我不要走,我还是走了,真觉得我太残忍了。”4天后,回忆起送儿子小龙去读书的场景,白会珍很难受。“看到孩子身上的伤,我简直要死了。”小航的母亲尹丽飞在电话里和记者急匆匆地说完,就赶紧回到儿子身边,“他现在不让我离开身边,一谈这个话题他就哭。”这是建水青龙镇青龙小学两名三年级学生遭遇校园暴力后的场景,两人被同班5名同学捂头、按手、按脚后脱了裤子用开水烫,伤痕惨不忍睹。

    他说没事 但在发抖

    白会珍在电话中向记者叙述了情况。

    12月1日下午,又到了每周五接孩子回家的时间,白会珍提前半小时到学校门口。

    儿子小龙今年9岁,在青龙小学住校读三年级。白会珍准备将儿子的被褥垫单收拾一下带回家换洗。

    “我到了他的宿舍,发现垫单和枕头都没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不知道,当时没仔细观察孩子的表情,心里没太在意,因为孩子小,有时候拿错垫单也会发生。”白会珍说,她问儿子为何垫单枕头丢了不用校讯通告诉她,“他说校讯通烂掉了。”

    白会珍此时还没意识到,3天前儿子经历了一场可怕的校园暴力。

    “回到家,我发现他有点反常,平时回来蹦来跳去,但那天蹲下去都是慢慢的,我问他是不是屁股疼,他一下子猛地站起来说不疼。”

    白会珍带儿子去放牛,发现小龙外套居然穿反了。“他从来没穿反过衣服,我问他怎么了。”白会珍说,结果小龙非常慌张,一下子跑到草堆边将衣服穿正。

    “这个时候,我都没想到他会被人伤成那样。”白会珍事后充满自责。

    晚上8时30分,白会珍让小龙换睡衣洗澡,发现儿子躲躲闪闪,“我看到他腰上侧面的伤,问怎么回事,他一下子就跳开,说没事没事,但身体都在发抖。”

    白会珍心慌了。

    “我是你妈妈,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白会珍强行把儿子衣服脱开一看,几乎要晕了。“他屁股上一大片都是黑色血泡,有的干了有的没干。”白会珍说,儿子坚称自己是去打热水时不小心摔倒被开水烫的,坚持称没有人欺负他。

    当晚,白会珍将儿子带到当地卫生所,医生说在此之前有一个伤情更加严重的孩子来看诊。

    脱开裤子 用开水烫

    11月28日,对小航和小龙来说,是一个噩梦。

    这一天他们遭遇了同宿舍5名同班同学的暴力。

    “5个孩子打他,绑住他的手脚,用枕头压住他的头,一个学生脱了他的裤子,用开水烫。”尹丽飞说。

    这样的描述得到了小航班主任杨萍证实。

    杨萍说,上周五下午4时45分,小航的外婆打电话给她,“说小航在学校洗澡被烫伤,问孩子有没有跟我说,我说没有。”

    上周六晚10时许,小航的母亲从珠海赶回,打电话告诉杨萍,小航已转到开远医院,小航说是同班同学小兰推了他才烫伤的。

    “当时我已经休息,但还是赶紧把事情汇报给校长,同时打电话给小兰父母,他们说孩子说没推过小航。”杨萍说,由于是周末,校长决定周一请双方的父母到校调查此事。

    杨萍说,通过调查得知,上周二小兰对班上几名同学说要收拾小航,同学小俊提议用开水烫。“一共5名学生参与此事,一名同学顶住门,一人用枕头捂住小航的头,一人按手,一人按脚,小俊脱开小航裤子用开水烫。”

    杨萍说,她从教22年,第一次见到如此触目惊心的校园暴力。

    这一切,白会珍并不知晓。

    周日下午6时,她照常送儿子到校读书,但小龙非常不愿去,“他跑到外面跟我说,他不想去读书了,他要放牛。”

    白会珍捉住儿子,送他去了学校。

    “小龙一直说是自己烫的,要求我不能跟老师讲,加上当时卫生所医生说小龙的血泡干了不严重,擦些药就可以了。”白会珍说:“她当时想的是,不要耽误孩子的学习。”

    不过白会珍还是将要敷的药放在门卫处,打电话给当天负责晚自习的数学老师,“说我孩子在学校烫伤了,请老师帮忙敷药。”

    白会珍要离开时,看到儿子眼泪汪汪。“特别害怕的样子,他说‘妈妈你别走’,我以为他怕老师说他,我还跟他讲老师即使说你也是安全教育,不用怕。”

    “妈妈,你明天还来看我好吗?”

    “妈妈星期五早点来接我好吗?”

    小龙央求着,白会珍离开了。

    妈妈别哭 我不痛

    伤情更重的,是小龙的同班同学小航。

    当天更早时间,小航的外婆发现了孩子不对劲。

    “我在珠海打工,我妈去接的孩子。”小航的母亲尹丽飞说,当天外婆去接小航时,所有同学都走了,但一直没等到小航出校门。“我妈妈有点担心,去班上叫他,叫了几遍孩子才答应。他说‘外婆,我被开水烫了,我好痛,走不了路,你带我去打针吧。’我妈就问他吃饭没有,他说两天没吃了。”

    老人随口训斥了外孙几句,她根本不会想到,年纪尚小的外孙已忍受了整整3天的折磨。

    “怕打针空腹不好,我妈先给他煮了饭吃。”尹丽飞说,去到卫生所后,医生说病情太重,必须到县里的医院。

    由于交通不便,小航外婆决定第二天再去县医院。然而次日抵达建水县医院后,医生称伤口已感染,必须转院。

    “我知道情况后特别伤心,哭着打电话给孩子,他还安慰我说‘妈妈你别哭,我不痛。’”尹丽飞说,她得知情况后立即从珠海赶回家,真正看到孩子胯部和大腿根的伤口时简直不敢相信,“我简直要死了!”

    尹丽飞不愿再描述孩子的伤情,记者从照片上看到,小航大腿中部到腰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皮肤。

    一刻不愿 离开母亲

    两名母亲发现,孩子变了。

    周一上午11时许,白会珍接到数学老师电话,称小龙情况有些严重,建议到正规医院治疗不要耽误。

    “我当时想着伤疤一时半会好不了,还想让他在学校学习,但老师说学校不方便养伤,让接回家休养。”白会珍说,接到孩子后,她发现儿子开始犯困,“我一看,伤口血汪汪的一片,我吓坏了,赶紧去医院。”

    据悉,周一中午,学校向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孩子奶奶认识小航外婆,所以我们也知道小航的事。她问孩子你的伤是不是也被同学烫的?”白会珍说,儿子表情特别恐慌,连说“这个事情我不知道”。

    在去医院的路上,小龙才说伤害他们的人被校长和民警询问了。

    白会珍再次询问,小龙才吐露了自己也遭遇5名同学的暴力。“他牙齿咬得很紧,哭着说‘妈妈你不要送我读书了,我怕那些人再来打我,欺负我’。”

    目前,小龙在建水县医院治疗,但精神始终不好。

    “他原来特别活泼,现在脾气变得很怪,早上醒很早,然后说睡不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白会珍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尹丽飞也一直没再去打工。“周一我去学校看了他的寝室,他的枕头上有血渍,当时我都有死的心了,但现在我冷静了,知道即使我杀了那些孩子,我孩子身上的伤也不会少。我只能对那5个孩子的父母说,请他们好好教育孩子。”

    一旦问及当日发生的事,小航就会哭,他现在一刻都不愿离开母亲。

    官方通报

    两名学生伤情稳定

    建水县政府新闻办昨日通报,12月4日中午12时50分,建水县公安局青龙派出所接到报案称青龙小学有学生被同学用开水烫伤。接报后,青龙派出所民警、镇党委政府和县教育局主要领导及相关人员第一时间进驻学校和医院开展工作。

    两名受伤学生报案前已分别由家长送往医院治疗,青龙镇党委政府和教育部门及时协调涉事学生家属到医院看望受伤学生并先期垫付了医疗费。镇党委政府及县教育部门也垫付了部分医疗费并协调医院对伤者予以特别护理。据医生介绍,两名学生伤情稳定,一般不会留下后遗症,正在康复之中。目前,该事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