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第A03版:事 件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牟定男子杀人后逃亡12年,有6年潜伏精神病院
他向女病友吹嘘自己曾经杀过人
不久后,老家的警察出现在他面前……


    楚雄牟定县男子黑某某,杀人后为了躲避追捕,白天走路,晚上住桥洞,隐姓埋名12年,中间甚至装疯卖傻,混进了江西南昌的一家精神病院长达6年。孰料,黑某某在精神病院寂寞难耐,一次与女病友吹嘘时,不小心暴露了自己“杀人犯”的身份……

    年少冲动

    背负人命逃逸他乡

    3月24日凌晨1时许,闪着警灯的警车缓缓驶进牟定县公安局,刑警从车上押下一名神情颓废的中年男子。至此,发生在2006年10月24日,牟定县嘴资村黑某山被杀案的犯罪嫌疑人落入法网。

    黑某某是牟定县嘴资村人,他2006年仅20多岁,正值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那年10月24日晚饭时,黑某某和父母在家吃饭,干了一天农活的3人,边吃饭边喝酒。这时,同村村民黑某山来商量事情,黑某某母亲便邀黑某山一起吃饭。

    酒过三巡后,黑某山与黑某某的父母因猪圈砌墙石的事情争吵了起来,并发展到拳脚相加。黑某某突然拿起家里的一把砍刀砍倒黑某山致其无法动弹,随后又用锄头猛击黑某山头部。呆愣了一阵后,黑某某扔掉锄头转身跑了出去。

    追逃之路

    案犯人间蒸发12年

    血案打破了小山村往日的宁静,惊慌失措的村民赶紧报了警。可当公安民警赶到现场时,黑某某早已不知去向。

    通过调查了解,犯罪嫌疑人黑某某从未办理过身份证,家里也仅仅只有一张小学时候的照片,抓捕难度非常大,民警追查一个星期都没有发现嫌疑人踪迹。

    随后,牟定县公安局只好根据知情人描述,做了一张模拟画像,并将黑某某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但黑某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在案件发生后就消失了踪迹。经多方工作无果,牟定县公安局向全国发布通缉令,开始了12年的追捕之路。

    12年间,牟定县公安局四任公安局长对此案都高度重视,多次抽调刑警大队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赶赴外省开展侦查、追逃工作,每逢春节,侦查员都要到黑某某家进行蹲守及做亲属的规劝工作。

    初现端倪

    “潜伏”精神病院6年

    一年一年又一年,黑某某的父母先后去世,黑某某依然杳无音信。

    近期,江西省南昌市精神病医院向牟定县公安局安乐派出所反馈,该院有一名不说真实姓名并自称是牟定县安乐乡籍贯的病人,他称已有十多年没回家,院方还发来了该病人的图片。

    此人会不会是杀人潜逃12年的黑某某?安乐派出所民警立即将该情况向县局刑侦大队报告。

    为避免打草惊蛇,侦查员用江西发来的照片到黑某某所在的村子秘密辨认。也许是因为12年的逃亡之路让黑某某历经沧桑,黑某某的亲戚及同村村民竟然辨认不出照片上的人,但侦查员没有灰心,继续展开侦查。

    随后,侦查员向南昌市精神病医院了解到,黑某某在该院治疗已达6年之久,住院期间极少和他人说话,防范意识非常强,一直不说自己的真实姓名,只是向医院说自己叫杨兴中,是贵州人。

    寂寞难耐

    向病友吹嘘暴露身份

    3月20日,集体活动时黑某某向他的女病友吹嘘自己曾经杀过人,并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姓名及住址,南昌市精神病医院知晓后立即将该信息反馈至牟定警方。听到这个消息后,侦查员们喜出望外,县局领导立即安排部署了对黑某某的核实抓捕工作。

    经过20多个小时的日夜兼程,当侦查员出现在黑某某面前,向其出示警官证并说明来意后,黑某某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慌,但很快,他又故作镇静地说:“我叫杨兴中,你们找错人了,我什么坏事都没干过。”

    这时,一名侦查员大喊一声:“黑某某!”男子立刻惊慌失措,夺门想逃,侦查员早有准备,立刻将他制服。

    面对家乡来的警察,通过6个多小时的思想工作后,黑某某对2006年10月24日杀害黑某山后逃跑至今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在承认自己罪行的那一刻,黑某某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他说:“我愿意配合,我不想再逃了,我累了。”

    不堪回首

    装疯卖傻躲藏12年

    经审讯后,黑某某说出了自己这12年的逃亡历程……

    黑某某野外生存能力极强,具备一定的反侦查能力。犯案后,黑某某为了躲避追捕,他沿铁路、公路、田间地头羊肠小道,先后走路到昆明、安徽、上海、南昌等地。

    他白天走路,晚上住桥洞、树林、草窝……终日东躲西藏,看见警察,甚至听见警笛声都如惊弓之鸟。

    让黑某某最痛苦的就是不敢与家人有丝毫的联系,他也曾想到公安机关自首,但又一想,自己才20多岁,人生刚刚起步,怎么能进监狱呢?继续逃吧,逃到哪里算哪里。

    2013年,黑某某在南昌期间因打架被警方调查,害怕被警察查出其真实身份,黑某某便装疯卖傻、装哑巴,随后其被送到南昌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

    黑某某想,以后就这样生活下去也不错,都12年了,自己的模样也变了很多,也认不出自己来了。虽然内心还会有一些愧疚和不安,但他认为自己已经平安无事,直到家乡的警察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本报记者 夏体雷 通讯员 黄建东 摄影报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