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04月16日 星期一
学 而
为 臣

    □ 石鹏飞

    鲁国有个季然子,是大夫季氏的弟子,有一次,他问孔子:“子路、冉有可说是大臣吗?”孔子答:所谓大臣,“以道事君,不可则止”——是以道义来侍奉君王,如果行不通,那就辞官不做。孔子认为,子路、冉有在季氏手上当着家臣,但对季氏的逾礼行为未加劝阻,所以,孔子接着说:“今由(子路)与求(冉有)可谓具臣也。”——是办事干练的臣但还达不到大臣的资格。这个评价,暗含着孔子的批评。事载《论语·先进》。

    孔子很讲礼,所谓“礼”就是“君君臣臣”(《论语·颜渊》),君要讲君道,臣要讲臣道,君不君,臣不臣,天下就大乱了。“臣道”云云,就是上面所说的“以道事君,不可则止”。

    这方面,孔子讲得很多,譬如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论语·泰伯》);譬如“邦有道,谷(做官拿俸禄);邦无道,谷,耻”(《论语·宪问》);譬如“不义且富贵,于我如浮云耳”(《论语·述而》);譬如“道不同不相为谋”(《论语·卫灵公》)……总之,为臣,不能“拉到篮里就是菜”,什么样的君王都侍奉,道之所在,君之所在,臣还是要有臣格的。

    很正的孔子,可有一件事情让我们大跌眼镜,且读《论语·阳货》:

    佛肸(bì xī,人名,是中牟地方的头)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叛),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

    翻译一下。

    佛肸召孔子,孔子准备去。子路说:“我以前听老师说,‘亲自做坏事的人,君子不与其交往。’佛肸如今盘踞中牟地方反叛,老师却要应召前往,怎么回事?”孔子答道:“我是说过那话的,可坚硬的东西磨不薄,洁白的东西染不黑呀!我不是挂在墙上的葫芦,光看不能吃吧。”

    “我不是挂在墙上的葫芦,光看不能吃”,孔子要做官。但是在坏蛋佛肸手下做官,怎么办?“坚者磨不薄,白的染不黑”,孔子的自信满满,难说还有改造佛肸,使之“弃恶从善”的壮志雄心呢!可这么一来,确与孔子以前的话语相径庭,兀的不闷煞人也么哥!

    思来想去,忽然忆起孔子的又一句话,他说:“言必信,行必果,硁硁(kēngkēng,坚硬,固执)然小人哉(《论语·子路》)!”“言信行果”的是“小人”,那么“大人”呢?孔子的传人孟子后来称“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孟子·离娄》)么!

    有时,孔子真是个谜也。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