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08月10日 星期五
世相
父亲的病友

    □ 星亚

    父亲旁边的床位刚腾出,转来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貌似病无大碍,躺在病床上打吊针,护士送来CT片让他签收,他说:“我没有文化,写不来字。”

    深夜,住院部逐渐安静下来,他还在吊针水。他儿子无聊,玩起“欢乐斗地主”,在此起彼伏的“炸弹”声里,我昏昏睡去。

    凌晨5时许,我从阵阵“铛!铛!铛!”的兵器撞击声中惊醒,揉开双眼,只见他儿子在床上打鼾,而他左手输液,右手拿手机在看电视剧《武媚娘》。父亲靠在床上通宵未眠。

    早上查房,医生询问病情时,他答非所问,浓重的方言让医生听得稀里糊涂,只得请家属翻译。护士问他夜间排尿量,他用手比划着说:“1斤尿,2两屎。”病房里的人都被他逗笑了。

    病友间的相互关照,让我们渐渐熟识起来。他姓李。半年多来,他在家早上吃东西,下午就会全吐出来,戒烟戒酒也不见好转,到县医院检查,说是胃里有个肿瘤,治疗无效,才转到市医院。

    老李兄妹7人,排行老二,12岁那年母亲去世后,就去公社放牛挣工分,与父亲共同挑起家里重担。他说:“别看我个子小,在农村样样都干得。”他伸出手来给我看,那手掌仿佛是练过铁砂掌,布满老茧,握上去厚实有力,果然是一把好手。

    中午探视时间,进来一群家属看望老李走后,他自豪地告诉我,这些都是他与父亲供出来的亲兄妹,老大在村上当支书,小弟大学毕业后在司法所工作,逢年过节时全家50多口人欢聚,要喝掉几大桶酒,老李自诩能饮一公斤酒不醉。从兄妹们送他现金的厚度可以看出,他们相当敬重这个二哥。

    老李的化验单显示缺钾,医生建议多吃像橙子这样富含钾元素的水果,他却突发奇想,买箱橙汁饮料放在床边当药喝。医生用注射泵给老李补钾,24小时输液,两天后他躺得烦躁,凌晨4点叫来护士,情绪激动地嚷着要拔针,声称护士不拔他就自己拔,护士无奈,只得说:“要拔可以,但要病人签字,后果自负。”“拿笔来,我签给你!”原来老李发起脾气,名字还是会写的。

    老李做完最后一项核磁共振检查,医生交待准备手术,如果是良性肿瘤风险就小,否则便要切掉很大部分的胃,手术不容乐观。

    次日早晨,老李换好病服,插上胃管,准备手术。也许是手术风险大,夫妻俩讲着讲着难过起来,这时医生拿着检查的片子进来说:“你胃里没有肿瘤嘛,不做手术了,如果没哪里不舒服,晚上你去吃碗米线,明天早上没吐出来,就回去吧。”或许是场误诊,或许是治疗有效,不过能免了一刀,两口子仍显得格外开心。

    老李头天晚上甩进碗米线没吐,第二天又甩一碗,出院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