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8月29日 星期三
第A03版:说 法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08月29日 星期三
为了保护绿孔雀一片重要栖息地
全国首例野生动物保护 预防性公益诉讼案在昆开庭


    云南红河(元江)干流一片沙滩上,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绿孔雀正在此嬉戏,这里是绿孔雀最好的栖息地。然而,距离这里不远处,即将新建一座戛洒江一级水电站,据公益组织“自然之友”诉称:水电站建成蓄水后,栖息地将被淹没,绿孔雀也将失去这个美好的家园。为了保护这些濒危野生绿孔雀的家园,公益组织“自然之友”将水电站施工方和环评方告上法庭,要求停建水电站,不许截流蓄水,不许对水电站淹没区域植被进行砍伐。昨日,昆明中院公开审理了这起公益诉讼案。据昆明中院介绍,该案是全国首例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公益诉讼案。

    新闻多一点

    中国绿孔雀估计不足500只

    “自然之友”向记者出示的一份研究成果显示:绿孔雀已在中国60%的分布区消失,目前仅存于云南的22个县,除了有两个县的绿孔雀种群数量保持相对稳定并略有增长外,其他分布区的数量呈下降趋势。这份研究报告共记录到绿孔雀数量183只~240只。考虑到绿孔雀可能存在未调查区域等因素,估计中国绿孔雀种群数量不足500只。研究还发现,绿孔雀面临的威胁主要包括栖息地转变、偷猎、毒杀和修建水电站等,但影响范围和时间不同。

    庭前会议

    原告提交证据建水电站会淹没绿孔雀栖息地

    开庭前,昆明中院组织双方召开庭前会议,双方进行了证据交换。“自然之友”提交的证据主要证实:红河中上游戛洒江水电站建设施工和淹没区域的生态价值极高,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水电站所在的红河流域中上游为我国绿孔雀种群密度最高的地方。

    “自然之友”认为,水电站建成蓄水,将会对绿孔雀的栖息地造成淹没,并导致绿孔雀的区域性灭绝。此外,水电站建成后,还存在对国家重点保护植物陈氏苏铁以及热带季雨林、热带雨林片段造成重大损害的风险,基于此,他们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对水电站的建设。

    庭审

    证人:红河干流是野生绿孔雀最好栖息地

    法庭上,“自然之友”申请了绿孔雀及植被专家作为证人,出庭接受法庭询问。

    绿孔雀保护专家王先生说,2017年3月份,他到红河(元江)干流,在半山腰处看到河谷的沙滩上有绿孔雀在嬉戏,他赶紧用相机拍下了绿孔雀的图片。经他观察发现,那里绿孔雀数量较多,几天下来,先后看到了10多只野生绿孔雀,有的在沙滩上开屏,有的在河里饮水。根据他多年对野生绿孔雀的研究,这里应该是野生绿孔雀最好的栖息地,最适合野生绿孔雀繁殖的地方。

    王先生说,如果水电站建成蓄水后,那片河谷沙滩将被水淹没,意味着那里的野生绿孔雀将失去它们的美好家园,失去它们最好的栖息地。而一旦失去最好的栖息地,绿孔雀将被迫迁移,重新寻找它们的新家园。这可能会影响到绿孔雀繁衍后代,所以应当要保护好绿孔雀的栖息地。

    今年3月,王先生再次来到红河(元江)干流,经过几天观察,又拍摄到了绿孔雀在沙滩上。从他多年研究中可以证实,那里就是绿孔雀的最好栖息地,不能破坏,不能被水淹没,不然,这些绿孔雀就失去了它们的家园。

    另一位出庭的植被专家说,在红河(元江)干流,如果水电站建成蓄水,极具科研价值的树种——陈氏苏铁将淹没,必将带来很多的损失。况且,陈氏苏铁生长在悬崖石缝里,不宜移栽。

    被告:项目手续合法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法庭上,两被告的代理人认为,戛洒江水电站项目手续合法,在建设水电站前,取得政府部门审批,还为水电站建设做了环评报告,在环评报告中,并没有提及会对绿孔雀的栖息地带来威胁。环评报告中也提到,苏铁有6棵,建议对苏铁进行移栽。当然,水电站也是政府规划建设的项目,开建前,相关专家都进行过考察论证,包括环保方面的论证。水电站建成蓄水后,对野生绿孔雀栖息地影响不大,它们可以自由地在保护区活动。当然,水电站的建设对经济发展及社会需求是积极的,所以,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同时,两被告的代理人认为,他们分别作为水电站项目的环评单位和总承包方,不是本案的适格被告。

    庭审中,昆明中院环资庭依据《人民陪审员法》关于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合议庭组成的规定,本案由“3名审判员+4名陪审员”组成7人大合议庭进行审理。

    该案是全国首例针对野生动物绿孔雀保护的预防性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法庭组织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云南省及昆明市生态环境相关部门工作人员、云南省法院系统环资庭法官、高校学生以及媒体记者等近70人旁听了本案庭审。

    因案情重大,本案将择日宣判。

    案件大事记

    2017年3月

    环保组织“野性中国”在云南省恐龙河保护区附近的野外调查中发现绿孔雀,而这些绿孔雀栖息地恰好位于正在建设的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一级水电站的淹没区,该水电站建成蓄水,将毁掉绿孔雀最后一片最完整的栖息地。为了保护绿孔雀最好的栖息地,环保组织“自然之友”“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野性中国”向环保部发出紧急建议函,建议暂停红河流域水电项目,挽救濒危物种绿孔雀最后的完整栖息地。

    2017年5月

    环境保护部环评司组织了由环保公益机构、科研院所、水电集团等单位参加的座谈会,就水电站建设与绿孔雀保护展开交流讨论。在那次座谈中,没有拿出一个具体方案。

    2017年7月12日

    “自然之友”以原告人的身份将中国水电顾问集团新平开发有限公司(施工方)和中国电建集团昆明勘测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环评方)告到楚雄中院,提起公益诉讼。请求判令两被告共同消除云南省红河(元江)干流戛洒江水电站建设对绿孔雀、苏铁等珍稀濒危野生动植物以及热带季雨林和热带雨林侵害的危险,立即停止该水电站建设,不得截流蓄水,不得对该水电站淹没区域植被进行砍伐等。楚雄中院受理后,对案件管辖权报请云南省高院。云南省高院裁定,云南绿孔雀栖息地保护案由昆明中院审理。

    2017年8月

    戛洒江一级水电站开始停工,直到开庭时,都没有恢复开工。

    2018年8月28日

    昆明中院公开审理这起野生动物保护预防性公益诉讼案。

    本报记者 柏立诚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