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第A05版:事件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毒蜂盯着他狂蜇! 只因干活出汗臭?
文山男子几乎丢了半条命


    “太可怕了。可能是因为我出汗发臭,10多只蜂子只叮我一个人,我打都打不掉,手上、脚上、脖子上、头上多处被叮咬,浑身都肿了起来,最后还导致肾衰及其他器官损伤,丢了半条命……”昨日下午,在省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楼,来自文山州西畴县的陶先生说起自己的经历,依然心有余悸。

    40岁的陶先生躺在病床上,看起来很虚弱。他向记者展示了被蜂蜇到的伤口,每个伤口都有一个洞,周围豌豆粒大的皮肤变得乌黑。

    陶先生说,他是西畴县莲花塘乡小锡板村人,8月26日上午11时许,他与十多名工人一起在后山做工。突然,一棵核桃树上的蜂群发狂似地冲向他,他吓得转头就跑,但是蜂子还是追着他叮咬,直到他跑出很远才罢休。

    “太恐怖了,无缘无故的,几十只蜂子追着我叮。我们一起做工的有十多个人,可就只叮我。”陶先生说。

    “上午那么热,干活出了一身汗,怕是汗臭把那些蜂子吸引来攻击人的。”陶先生的哥哥说。

    “难道真是因为出汗……”陶先生说,“我们当地人叫这种蜂为‘七里游’,是一种有剧毒的马蜂。当时它们咬着我不放,一蜇再蜇,很凶。我全身都肿了起来,都看不出人形了。”

    陶先生的哥哥介绍,事发后他们把陶先生送到西畴县医院,住了一天后院方表示无法诊治,他们又把人送到文山州医院,院方也表示无法治疗,最后只有转院到昆明。经检查,陶先生被蜂蜇伤后出现急性肾损伤、多器官功能损伤、皮肤感染等症状,目前已住院一周多。

    陶先生说,至今医药费已花了3万多元,他打工的老板出了3000元,其他钱都是向亲戚朋友借的。“想不到被蜂子一蜇就让家里欠下许多外债!”

    本报记者 左学佳 周庆霖 左思娜 摄影报道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