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旧事
找柴火

    □ 荷花

    小时候过年,父亲老爱说:“一过年头就疼。”我从来没理解过父亲这句话的含义。

    小时候, 过年是我最盼望的日子,临近过年,我就做着过年的美梦,新衣服、压岁钱、吃肉、吃糖果、放鞭炮、看电影、逛街,这是过年才有的美梦。

    爹娘要为过年而忙了,我们村离滇池不远,属于小平坝,烧火做饭的柴火要到20公里以外的山里去找。

    过年前,爹都要去山里一趟一趟捡好半年的柴火。每次爹都会叫上哥哥一起去,那时候我老以为去山里找柴火是件好玩的事。

    后来我跟爹去了一次。凌晨,15岁的哥哥背着一个电筒,爹拉着木板车出发了,开始我还能走上一段路,走着走着就落后了,爹让我和哥哥坐在木板车上。

    我和哥哥在车里还没睡醒,爹就把我们叫醒了,爹把木板车放在山脚下,带着找柴火的工具上山了。

    密密麻麻的松树下,爹和哥哥用爪耙把落下的干树叶、干树枝耙成一堆堆小山,我看着爹弯腰用草绳子把柴火打成一捆一捆。每捆一捆,他都跪在柴火上双手交叉拉紧草绳子,用浑身力气一捆一捆地捆着。哥哥帮他捆着,就这样一捆一捆地捆好。爹汗流浃背地爬起来,双手不停捶背,嘴里不停地说:“哎哟,怎么天气这么热啊,一点风都没有。”我赶紧帮他拍打粘在身上的碎柴片,他的衣服有好几处都被划破了。哥哥把水瓶递给爹,爹站着抹去满脸汗水,咕咚咕咚喝几口水,又把柴火一捆捆顺着山坡滚下山脚。爹气喘吁吁地说:“我们下山吧!”我看着爹长满老茧的手流有血迹,我想以后烧水做饭再不浪费柴火了。我们一滑一滑下了山,坐在山脚下一边休息,一边吃午饭,其实午饭就是冷邦邦的麦面粑,填饱肚子,再去山沟沟找水喝,灌满肚子。

    我们拉着满满一车柴火往家赶去,木板车是爹为装柴火而特做的,比一般木板车长一米左右,爹说找一趟柴火翻山越岭的,这样可以多拉点柴火。

    柴火堆得高高的像个小山头,还要用绳子一道一道绑牢。迎着红红晚霞,我们回家了。

    走着走着,天渐渐黑了,木板车在路上吱吱嘎嘎地响,电筒光像萤火虫在前面一闪一闪。哥哥还能推车走路,我就不行了。爹边走边说:“快了,快了,走不了多远就到了,前面就到了。”哥哥笑话我:“你不是说山里好玩吗?”我再不敢吭声了。找柴火的情景与日子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