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第A11版:聚焦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10月11日 星期四
从1000米到8000米
青藏高原三位年轻人的故事

    10月的第一缕阳光洒向青藏高原,海拔超过8000米的雪山上,26岁的高山向导边巴顿珠在一顶帐篷中醒来。每个国庆节,他几乎都在喜马拉雅山脉中度过。

    向东北方向行进约600公里,海拔降至3650米。拉萨城内,“85后”姑娘德庆玉珍没有时间享受假期。作为西藏一家专注边缘青少年教育的社会企业创始人,她习惯了马不停蹄。

    坐标再向东移700多公里,藏东南山谷中的墨脱县平均海拔降至1000米左右。水稻收完,38岁的广东省援藏干部喻晓坤已开始筹划冬种蔬菜的工作。

    在西藏12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收获季已近尾声,但奋斗的脚步仍未停止。从雅江河谷到世界之巅,追梦的年轻人仍在日夜兼程。

    社区教育、女孩教育、在押青少年陪伴成长……德庆玉珍讲起今年开展的项目时滔滔不绝。纽约大学教育与社会政策专业硕士毕业的她,2015年回国创业。彼时,“社会企业”“公益创业”在西藏还是超前的概念,企业也一度面临经济困难。

    “但我们坚信能为西藏边缘青少年带来改变。”德庆玉珍说,一次,她无意中在培训时提起,自己的梦想曾是当一名咖啡师。一名在押少年记住了这话,专门找到她说,重返社会后要跟着她学做咖啡。

    “所以我们今年做了一个咖啡厅项目,既是培训场所,也为重返社会的青少年提供就业,这是我心里对那个孩子的小小承诺。”初心不改,德庆玉珍看到了改变,也收获了感动。

    怀揣初心,收获满满的,还有喻晓坤。他2013年申请援藏,2016年才得以成行。

    “我从小有个当兵梦,男孩子就该到祖国最偏远的地方磨炼。”喻晓坤说,听说墨脱2013年才通公路,他做足了心理准备,但西藏的山高路险还是让他吃了一惊。尽管如此,他依旧徒步走完了墨脱县46个行政村。在走访加热萨乡一个偏远村时,村民赶了一个小时的路来迎接他们,临别时送了一程又一程。

    “每次在外出差、开会回到墨脱,就感觉到家了。建设墨脱就是建设家乡。”喻晓坤说。

    山脚下长大的高山向导边巴顿珠也在为家乡奋斗着。他出生在日喀则市聂拉木县,背靠喜马拉雅山脉。今年,他带领北京大学登山队一名队员登顶珠穆朗玛峰。秋季,他又在世界第六高峰卓奥友峰上为民间登山爱好者保驾护航。

    目前,登山产业已经成了喜马拉雅山区几个县的重要经济来源。西藏登山学校和当地登山探险公司实行校企联合,让许多像边巴顿珠一样的年轻人实现了就业,甚至通过海外登山项目走上了世界登山舞台。

    “2018,我在努力学英语,希望让更多人知道中国新一代登山人的风采。”边巴顿珠说。

    “2018,国家更注重边疆和民族地区发展,墨脱的明天会更好。”喻晓坤说。

    “2018,我们会继续做好社区服务,为西藏的发展进步尽绵薄之力。”德庆玉珍说。

    据新华社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