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8年12月07日 星期五
城里
关于荒野的畅想

    □ 周琳

    常路过的一所小学拆迁了。前几天临街的那排房间里塞满了弃砖和玻璃,满得快要溢出来似的。今天来就清空了,只余一面墙和窗上的栅栏,成了城市中的荒野,现实生活中一片真正意义的废墟。

    看过一个故事,书生深夜在山里赶路,看到一栋房子,以为找到了寄夜投宿的人家,跨过门槛却看到了另一片荒野。小说电影或绘画里有时会用荒野来表现人对命运无力掌控时的恐慌心理,它是和日常生活相反又对称的另一个维度,是我们其实不能真正承受的“浪漫”。

    钢筋混凝土丛林里的人们偶尔会对群居感到厌烦,于是开始怀念模模糊糊的古代浪漫,梦想远离人群,开垦一片荒地,去享受自由的低密度生活,殊不知那有点“野”的生活正是我们的祖先努力挣脱的呢。人类茹毛饮血的时候就生活在荒野,也曾学鸟儿择木而栖——“昼拾橡栗,暮栖木上”,也曾穴居山洞。但那是不得已。脱离群体生活这种想法也许是因为忘了那样的生活蕴含着不可知的危险——不见得友好的野兽,缺少和危险共舞的野外生存技能,没有尖牙利爪好用的翅膀坚硬的铠甲……

    对于荒野的好奇一直存在于我们的心里。就像小孩子玩游戏,虚构一个怪物出来然后又幻想打败它,求得一种自我壮大的满足感。又像成年以后看到儿时的破旧玩具,是很费一番感慨和回忆的。继而会想要捡起那段往事,把它再次编排进目前的生活中。

    善忘是人类的特性之一,所以学习也是我们必须代代重复的技能。我们已然忘记荒野的危机四伏迫使我们在矛盾中团结,并建立一个人为的聚居世界的窘迫时刻。有科学家说,人类基因是有记忆的。一些本能就来自于那些也许曾经把人类教训得很惨痛的行为记忆,但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大多数本领我们还得靠后天习得。为了安全的生存空间,人类利用先天和后天的智慧占据了大部分陆地,真正的荒野也就缩小了,但它仍然是一个神秘的存在。无论是实际中的探索还是精神上的思考,我们对于荒野这种缺乏了解的土地都是又怕又好奇的,它远超我们的掌控。平凡的我们还是给神秘留点空间,好好珍惜当下的“庸常”生活吧,这可是代代先辈用智慧和艰辛推动累积的成果,得来不易。

    正想着,路边传来一阵塑料袋的“哗哗”声,原来是一只流浪猫正在人类制造的小型废墟里探索食物。谁还没点企图心和好奇心呢?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