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11日 星期一
第A04版:话 题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11日 星期一
夫妻都没时间,老人又不方便
娃娃没满3岁 交给谁来照看
托管市场需求巨大,但难以判断良莠


新华社发 徐骏 作

    随着双职工家庭越来越多,“0-3岁婴幼儿谁来照看”成为摆在新晋父母、准父母面前的一大难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0-3岁婴幼儿谁来照看?云南的托育服务行业现状如何?本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市民 不放心交给托管机构 更愿意劳驾年迈父母

    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幼儿园都只招收满3岁的孩子,并且根据相关规定,即使是宝宝班,最小的孩子也要满两岁半。0-3岁的娃娃往哪托?不少年轻父母认为,与其将孩子交给托管机构,更愿意劳驾年迈的父母更放心。

    陈女士的女儿前不久刚过完1岁生日,她和先生都忙于工作,周末才有时间带孩子,大部分时间由母亲帮忙照顾。为何不把孩子送到托管机构?陈女士说:“现在很多托管机构信息也不知道真假,收费高就算了,关键老师、安全、卫生方面也不清楚到底合不合格。毕竟孩子那么小,做父母的怎么可能放心把那么小的孩子丢给别人照顾?”

    “如果一定要在托管机构和父母之间选择,我只好让家里老人辛苦一点,熬一两年就可以送去幼儿园了。对托管机构的管理不放心,让我无法冒风险把孩子放到外面,相比较下来,幼儿园就更让人放心。”刚刚“卸货”不久的小乔很快将结束产假,为了接下来安心工作,他们已经想好把父母亲接到昆明,轮流照顾孩子。

    市场 0-3岁婴幼儿托管走俏 家长很难判断机构水准

    “我们聘用的老师都是学前教育专业,最低要求是大专以上学历,英语过四级,同时为了保证给孩子安全健康的环境,每年所有员工都会进行体检,和幼儿园的统招不同,我们只允许每周每个班新加入一位学生。”位于北市区一所昆明知名托管机构的马老师介绍,该机构是针对0-3岁婴幼儿的全日制日托机构,托管时间为8时至17时30分。收费分为教育费用和保育费用两个板块,其中教育费用根据家长为孩子选择的群、德、体、智、劳、美六育课情况进行收取,费用从2000元起。

    “没法照顾孩子的年轻父母,担心外面托管机构的问题无非就是安全、卫生等问题。”位于昆明南市区,一家已经开办了3个小型分园的托管机构相关负责人梁老师表示,他们的园内全程支持每个家庭6台手机同时监控孩子状况,解决家长们担心的安全问题。

    梁老师进一步介绍,园内分班是以每半岁为一个年龄段,每班10名以内,配备2个教师和1名保育员进行教学及管理。而收费标准则分为半天托和全天托,每月2000-3000元不等。“我们这儿的都是之前有过幼儿园教学经历的资深教师,所以也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可,口碑很好。”梁老师说,目前0-3岁孩子托管市场需求巨大,他们3个园内都已爆满。

    “全面解决1-3岁孩子托管与学习问题”“10年成熟经验,为您托管好孩子”“0-3岁幼儿婴儿家庭式托管”……在搜索引擎上键入“0-3岁托管”的关键词,跳出来的都是一些看起来非常让人放心的词汇,但家长们却很难通过广告宣传去判断托管机构的水准。

    呼吁 省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 建议加快推进托幼发展

    与目前旺盛的需求相比,我省0-3岁托幼服务市场规范、管理实际还处于滞后状态。根据媒体报道,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云南两会上,云南省人大代表、省妇联主席和红梅会同4名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关于加快推进云南省0-3岁儿童托幼服务事业发展的建议》。建议将托幼服务纳入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由教育部门牵头,推动制定托育事业发展规划。

    和红梅认为,当前云南0-3岁儿童托幼服务存在供需矛盾突出、市场监管缺失、师资力量薄弱和主体责任不明确等4大主要问题。“随着全面两孩政策实施,托幼服务已成为许多家长的迫切需要。可截至目前,云南省托儿所在工商登记注册的只有42个。”

    “现有一些托幼机构环境设置不仅不符合3岁以下婴幼儿特点,也没有行业准入机制,缺乏市场监管和政策支持。”和红梅说,托幼机构的设置标准和管理国家已有一些标准和要求,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缺乏主管部门,有些政策缺乏可操作性,难以落实,导致很多托幼机构无论在教育部门、民政部门还是工商部门注册都存在困难。市场又有很大需求,这种情况导致一些机构难以注册、不愿注册,变为“黑托所”,缺乏市场监管和政策支持,致使托幼机构难以生存和发展。

    “托幼机构的软硬件都严重不足,不仅师资缺乏而且还不专业,环境设置不符合3岁以下婴幼儿,课程活动单一、不科学等现象普遍存在。”和红梅表示,不仅如此,托幼服务还存在主体责任不明确问题。也就是“五无”现象,即无明确的主管单位、无规范的行业标准、无统一的课程标准、无科学的评估机制、无严格的市场准入。

    和红梅建议,制定云南托育事业发展规划,重视资源配置,明确责任主体,通过试点先行、示范引领,总结推广可复制的经验做法,推动规划全面实施。建立健全托幼机构及托幼师资准入制度,积极推动高校及职业学校加大开设幼师专业,培养更多实用专业人才队伍。按照国家职业资格认定要求,加快推进云南省儿童早期发展指导师资格认证、师资培训及教材开发工作,尽早规范儿童早期发展市场。

    链接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

    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

    幼儿园只能接收3~6岁儿童,3岁以下婴幼儿却“无处可托”。

    据新京报报道,2016年原国家卫计委的一项调查显示,女性产假时间平均为124.8天,而当前多数幼儿园仅接收3岁以上幼儿,在入园前长达两年半左右的时间里,婴幼儿的照料仍需家庭承担。城市35.8%的3岁以下婴幼儿家长存在托育需求,无祖辈参与照看的家庭托育需求达43.1%。

    一方面,3岁以下幼儿的托育服务刚性需求猛增;另一方面,市场良莠不齐,婴幼儿托育服务成了一个难题。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此有了回应。报告提出,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要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加强儿童安全保障。

    他山之石

    上海:去年底,上海市要求90所新建或改扩建的幼儿园有条件的需配置托班,鼓励公民办幼儿园创造条件开设托班,同步对开设托班的公民办幼儿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还将把“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纳入2019年市政府实事项目。

    广州:广州市越秀区今年首次试水婴幼儿照护服务,与社会机构合作,分批次为区内常住人口家庭提供1-3岁婴幼儿公益性托育服务,学费按照市场价7.5折计算。同时,公益学位需优先分配给经济相对困难、婴幼儿无人照看的职业女性家庭,且每个孩子就读时限为6个月。

    本报记者 罗南 实习生 陈克花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