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19日 星期二
第A02版: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19日 星期二
多个高校对研究生退学处理 大学切换到“严出”模式了吗?

    本报特约评论员 然玉    

    提升高校教学质量,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对此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和定力。必须更关注规则、制度建设等基本面的具体努力,而不是总是抓住那些似是而非的“表面信号”过度诠释。

    近日,一些高校对部分大学生作出退学处理,引发关注。其中,合肥工业大学对46名硕士研究生予以退学处理,因其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或超过学校规定期限未注册而又无正当理由,且未经请假离校连续两周未参加学校的教学活动。广州大学72名研究生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博士7年、硕士5年)内未完成学业,学校决定对这72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3月17日中新社)

    媒体的一组归纳报道,将这波“退学处理”的案例,描述得来势汹汹。再加之“动真格”之类的前置性评价,更是大大强化了此事的震撼性。在很多人看来,如此大阵仗前所未有,故而具备了极强的转向信号意义。再联想到此前教育部关于“狠抓学位论文和学位授予管理”“增加大学生毕业难度”等一系列表态,前因后果的逻辑闭环似乎一目了然。然而,需要追问的是,这种想当然的解读路径,真的准确吗?

    的确,凡事就怕总结。最近一些高校对部分研究生作退学处理的通报,被集中在一篇文章里呈现,颇能给人传递某种“震惊”之感。但事实上,过往每一年都有类似的消息传出,只不过没有有心人专门集纳呈现而已。比如,去年复旦也曾公布了一批研究生退学处理名单,涉及学生数十人之多。而其他学校,也存在着类似情况……应该说,这些是由来已久的常规操作了,只是由于公众过去对之关注甚少,而缺少具象的感知而已。

    最新案例中,广州大学一次性对72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因其人数之多而让很多人大呼意外。可是,对比往年和其他学校的情况,72人这个数量其实并不算多。至于其退学理由,无论是“逾期未注册”还是“最长学习年限内未完成学业”也都很常见。从本质上说,这还是一种基于程序性理由的退学处理,而不必然是由“学术违规”“学习效果未达标”等实质性原因所触发的退学——这与公众下意识所以为的“增加毕业难度”“大学严进严出”等,并不是一回事。

    从长远来看,狠抓学位论文和学位授予管理,确是大势所趋。只不过,这个过程注定是长期的、持续的,而不是“忽然加码”“一次到位”的。试图以“今年被退学的研究生多”的孤立数据,来论证或暗示大学已经切换到“严出”模式,类似的表述注定是难以成立的。毕竟,被退学的学生数量是一回事,以什么理由、什么方式被退学则是另一回事。

    提升高校教学质量,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对此我们必须保持足够的耐心和定力。必须更关注规则、制度建设等基本面的具体努力,而不是总是抓住那些似是而非的“表面信号”过度诠释。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