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07日 星期二
第A06版:人物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5月07日 星期二
从来不说累 只说“怕什么”
记宁蒗县西川乡沙力村党总支原书记杨大林


杨大林(右三)在给村民做思想工作

    见到丽宁二级路边“发扬大林精神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牌子时,就意味着已经进入了丽江市宁蒗县西川乡沙力村委会地界,这里是杨大林曾经的“战场”。路边他种下的树,刚好与牌子齐高,光秃秃的树干,延伸向远方,指引着游客来往于丽江和泸沽湖,4月的沙力,仍然冷热交替得厉害,春天总是来得更晚些。

    这里有以他名字命名的“大林树”“大林路”,而他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只留下那些当之无愧的楷模事迹给我们追忆、传颂。

    出生于1978年9月的杨大林,生前系丽江市宁蒗县西川乡沙力村党总支书记,2017年12月9日在工作岗位上不幸逝世,年仅39岁。

    喜欢拿家人“开刀”

    “怕什么”是杨大林的口头禅,无论是多么棘手的事情他都临危不惧,看到工作难以开展,他总能以这三个字给大家信心,哪怕自己的亲人来到村委会把口水当众吐在了脸上,在亲人眼中不近人情的他,也总能心平气和地解决,在打赢脱贫攻坚战的这条路上,杨大林什么都不怕。也因为这样,杨大林成了大家心目中最喜欢拿亲人“开刀”的书记。

    村里的事不好做,人情在村里很重。在沙力,同样如此。动态管理、丽宁二级路西川段“两违”整治,2017年的沙力村,在脱贫攻坚战上是重要的一年,如何下手,怎么下手,成了村三委班子和驻村工作队头疼不已的事情。

    “那就从我家人开始。”杨大林顶住压力,拆走了父亲、弟兄的房子。“大家都在看,看你们这些村干部的亲戚家会如何,不这样做,工作开展不下去。”宁蒗县委办派驻沙力村委会第一书记、工作队长马永暖说,如今,丽宁二级路边种上了绿化树,以前抵着路基修建的全是村民的房子,2017年3个月的时间,共拆迁了61户。

    “要拆除老百姓房子,谈何容易,不是杨大林从自身‘开刀’,第一个就拆除了父亲和兄弟的老房子,还垫资4万元亲自为搬迁户购买帐篷,建临时安置点,61户的搬迁工作不可能那么顺利那么快。”乡党委副书记马腾华说。

    杨大林还在沙力隧道口无偿拿出自家的10亩地种上了绿化树,为了履行2004年当选村委会主任时,对全体村民做的“通路、通电、通水”承诺,为了修通从沙家村到松林、牛窝子等8个村民小组的21公里通组公路,杨大林拿着父亲的工资卡贷款5万,加上自己东拼西凑来的5万,保证了工程的顺利开工。

    把村民当亲人

    现年81岁的李务国,他家与老村委隔着丽宁二级公路。水泥地、崭新的小院子,敞亮房间,这是以前不敢想象的。李奶奶说,房子能修起来,全靠杨大林。

    两个孙辈在上学,儿子仅能自足,生活的压力倒向了李务国。顺路到家里看看,问问情况,成了杨大林每天都在做的事情。“不忙的时候每天能来两三次,忙的时候怎么都会来一次,大林都没有这样照顾他父亲。”李务国说,“这是个好孩子,走了,走了,他不在头一天还来家里,连一口水都没喝。”

    杨大林始终都在平衡心中的那杆秤,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他甚至自掏腰包。每一年七一,杨大林都会自己出钱买头猪,聚上村里的党员,考虑高寒山区的恶劣天气,部分老党员家庭条件不好等因素,杨大林还会为大家人手送上一件自己买来的军大衣。“山上冷啊。”马永暖还留着一件杨大林送的军大衣。

    无限延期的旅行

    “我们清明节的时候出去玩。”每年杨大林都会和家里人说起出游之事,这成了惯例,但经常只停留在了口头上。“爸爸每次到一个地方,回到家后都会和我们说,清明节时我们一起去,不过从来都没有去过,唯一一次和爸爸出去,去的是丽江。”女儿杨永梅说,父亲很少能在家里,全家出游对家人是一种奢望,离家车程只有半个小时的青龙海之行也从未提上日程。但她对父亲没有恨,只有遗憾,以后再也没有和父亲的旅行,连泸沽湖都没和父亲去过。

    早出晚归的杨大林,很少能在家里与孩子打上照面,不过只要他在家,每天早上5点半,都会在门口叫杨永梅起床,提醒她上课不要迟到。2017年12月8日早上,杨永梅一声简单的回应,竟成了父女俩最后的对话。

    “和爸爸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是幸福的。”杨永梅说。陪伴少了,在她眼里,回忆变得弥足珍贵。

    “大林不喜欢拍照,家里的照片不多。”妻子罗阿罗擦拭着家里仅有的一张全家福,那是十多年前,那时家还没有从沙力搬到宁蒗县城,黄土为地,木栅栏和身后的山为背景,一大家子其乐融融。

    “白发人送黑发人,太难了,大林走了,我现在最担心两个孙子。年纪也71了,不知道还能照看他们多少年。”杨大林的父亲杨万金痛惜中透着几分担忧。

    说“有点累”,是仅有的一次

    “不看了,不看了,看起难过,我们住一个宿舍,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指着屏幕才刚刚说完“你看这个就是杨大林,他有点胖”,本来说给记者翻翻手机里几段有关杨大林的视频影像的马永暖却“变了卦”。马永暖心中一直有个遗憾,杨大林离世的时候他不在村里,在永胜交叉检查得知最亲密的战友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时,他蒙着被子哭了一夜。

    采访中,杨大林的同事说,杨大林很乐观,一直以来都没有听杨大林说过累,去世前一晚说的“有点累”,是仅有的一次。

    “他离世前一天,事情特别多,傍晚的时候,杨大林还来电话问关于第二天迎检的事情,当时自己也很忙,都没好好和他说话,没想到这成了朋友间最后一次通话。”马腾华心里一直不舒服,这个电话里,他还和杨大林说了句“现在不要烦我”。

    据了解,2017年沙力的脱贫攻坚工作繁杂,动态管理、丽宁二级路西川段“两违”整治两项工作交织在一起,“白加黑”“五加二”成了常态。

    如今,村委会搬了新址,老村委会值班室的样子还是没有变,一张桌子,两张床,桌子上方挂着沙力村“三委”值班公示栏,杨大林的名字赫然栏上。

    本报记者 木晓雯

    图片由杨大林同事提供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