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6月10日 星期三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6月10日 星期三
闲 话
风向远方奔去

    □ 盖小盖

    寂静的晚上能听见风扇悬在屋顶吱吱地转的声音,不聒噪也不悦耳,三百六十度分享自己的风,掀起每个人的床脚紧闭的青帐。白天是听不到的,白天的耳朵用来听笑声,说话声,小声的叹息。晚上风声带你走进梦里。

    梦里有笑容,欢乐,酸楚,还有醒来时眼角分明挂着泪却被忘记的痛苦的故事,但那是一些琐事。

    昨天的下午忽然下起雷阵雨,雨水迅速堆积浸湿鞋子,但天空越到后来反而愈加明亮起来,像一场宣泄,过后迎来洁净和光明,任何东西任何事总是这样,拨开云雾看到最真的光,而且变得愈加美好。双手拂过正受着雨水洗礼的树木和它的叶子,清凉的水从指尖一直灌到臂弯,在那里浅浅的堆积,蒸发,带走皮肤上的燥热代谢。

    一天赶往火车站的路上,剥开的绿箭上面有一句话“你就是我的未来”,那是六点钟的早晨,迎面走来一个少年,黑色的发带,黑色的背包,白色上衣,黑色裤子,你转过身看了他三百六十个度,那是个陌生人,第一次见也是最后一次见。我们奔往不同的地方,但,未来是一个陌生人,未来从不被预先知道或者熟悉。

    鼓膜边循环播放的《卡农》钢琴曲,无论你身在何处,它将你带回十七岁的夏天,那个夏天你坐在别人的烟蒂和气味之中反复地听着,声响消失,只留下湿润的回忆。回忆会占领躯体,支配它的存在方式。

    一个人走一段经常与人同行的路,在铁的围墙旁边看见拥簇的蔷薇,细小而精致,攀延而上,已经高过头顶,伸出手去触碰它带刺的茎,触及一丝柔软,那感觉拨动心中暖意,一人独行,变成无比惬意之事。

    夜半时分坐在自己的一小片空间里,大家已经入睡,窗帘没有拉上,一片坦然。外面有昏黄的像霾的气体,环抱所有林立的建筑物,刺眼的闪动的红色的灯,城市可以休眠,它们依旧亮着,迎接夜晚自遥远海上送来的风声,和远远地看到家却回不来的人。

    夏天是混迹于闷热气体与炙热阳光的结合体,温暖的夏夜做了许多琐碎的梦,梦里醒不来,只是外面轻微而规律的风声总会穿透记忆的铠甲,最终,终于一无所知。风携着回忆奔向远方,许多人驻足,许多人留恋,但新的发生是一种必然,如果是这样,请让它悄悄带走,你埋在心底偶然的无望。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