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0年09月16日 星期三
新 解
残酒与残醉

    □ 段奇清

    南宋诗人俞国宝曾写《风入松》的诗,其中有:“明日重携残酒,来寻陌上花钿。”那天,当朝皇帝读了,不禁莞尔,说:“何必携残酒?”遂提笔改作“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有人说,皇上这一改,果然清灵得多了。此大约就是人们所说的:地位处境决定人生“格调”之高下了。

    人活在天地间,皆会受到所处地位与环境的制约,体现在说话著文上,“腔调”便各有不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什么人说什么话儿”。想起念小学时老师讲的一则故事:

    冬日的一天,一位考察民情的皇帝见天色已晚,与随同官员来到一个庄园。“红泥小火炉”,室内炉火正旺。不一会儿,庄园主便招待皇帝一行人开始饮酒。想必,他们所饮的一定不是隔夜的残酒。

    酒正酣,只听窗户纸上有沙沙作响声,原来是突然下起了大雪。此情此景,皇帝便口占一句:“大雪纷纷落地,” 皇帝话音刚落,随行官员立刻说道:“此乃皇家瑞气。”这时庄园主也接上一句,“再下三年何妨,”突然,屋外风雪中传来一句:“放他妈狗屁!”

    如果说皇帝只是见景生情,平铺直叙,随行官员则大有阿谀奉承之嫌。最可恶的是庄园主,不仅谄媚,而且他根本不考虑大雪会成灾。屋外的那些乞丐,面对肆虐的暴风雪,正不知晚上何以栖身。听到了屋中人的话,特别是庄园主这没心没肺的一句,一位乞丐终于忍不住了,断喝一声:“放他妈狗屁!”

    想必皇帝、官员、庄园主皆有“残醉”,当然不会寒酸地去饮隔夜的残酒,他们奢侈地享受一切,并不知道,或者说根本不顾及风雪中还有腹无宿食、衣不御寒之人。

    有些人不必“残酒”,只需“残醉”,也不全然是心存冷漠而显得“残忍”,只不过是虚荣心作怪罢了。第欧根尼是一个很节俭、追求朴实生活的人。一次,他看到一个小孩用手捧水喝,便把一个很普通的水杯从背袋里拿出来扔了,说:“一个小孩在生活俭朴方面打败了我。”

    还有一天,柏拉图邀请一些朋友到家中做客,第欧根尼去了,他践踏着铺陈的地毯说:“我踩在了柏拉图的虚荣之上。” 柏拉图当时不是很富有,但在请客时,他不让客人喝“残酒”,不惜打肿脸充胖子,向人借钱买来很华贵的地毯。柏拉图如此爱“残醉”,只能是将日子“醉”得昏沉滞重。

    再来说说前面那位陪同皇帝的官员,在他眼中,什么民情不民情的,只知献媚皇上,心中全然没有百姓。明朝开国大臣、文学家刘伯温所著的《郁离子》中有这样一则故事:司城子家中养马人的儿子,一天吃河豚被毒死了,养马人却没有哭。司城子很不解:“难道你和你儿子没有感情吗?” 养马人说:“父亲怎么可能对儿子没有感情呢?”司城子又问,“那为什么儿子死了你却不哭泣呢?”养马人答道,“我听说过,死生都由上天安排,但一般人不会轻率地去寻死。河豚是有剧毒的,吃了就会丧命,这样的道理人人都懂得。可是为了满足口腹之欲,他却不顾念自己的性命。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所以我不哭。”

    司城子听后,不禁感慨道:“现在那些热衷贪污受贿的官员,也是些为满足口腹之欲而不顾身家性命的人,他们却不知道养马人不认儿子的这件事,是不是太可悲了!”

    养马人的儿子为满足口腹之欲,拼死吃河豚,要是还饮酒的话,想必他饮的会是“残酒”。时下常有不顾群众疾苦与死活,只知贪污的官员,东窗事发后会说自己原本是农民的儿子,声泪俱下请求从轻处理。有人做起了“养马人”,写了一篇很是辛辣的文章,题目就叫做《农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这些贪官以其贪婪的本性,他们一定既要“残酒”,也要“残醉”,不惜堕落,令人生“残缺”,终被人民唾弃。

    “残酒”也好,“残醉”也罢,无论一个人在什么样的位置,身处怎么样的环境,唯有不只顾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心中始终想着人民群众,想着穷苦百姓,才不会因走歪道路而迷失掉自己。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