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第A06版:关注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2020年11月21日 星期六
困境中的孩子需要爱的慰藉


小雨正在慢慢恢复


小美和小白互相照顾

    11月20日是世界儿童日,它不仅是在阳光下、校园里快乐奔跑的孩子们的节日,也是在病床上、角落里,那些处于困境中的孩子们的节日。他们或重病或残疾,或贫困或流浪……他们是最让人牵挂的群体之一。让我们一起走近他们,关注他们,给他们温暖与慰藉。

    小小的病床上 小小的她

    世界儿童日这一天,小雨(化名)是在医院急诊科留观室的病床上度过的,比起前两天的病情,她现在已经好了许多。

    母亲早年离世,父亲由于特殊原因不能在身边照顾,一直抚养她的奶奶也于2018年年底去世,13岁半的小雨是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现由昆明市呈贡区雨花街道下庄社区代为照顾,云南省家馨社区儿童救助服务中心帮扶。

    11月18日晚,负责照顾小雨的工作人员发现她有抽搐、发热症状,便立即打120将她送进儿童医院急诊科检查治疗。18日晚至19日凌晨,小雨抽搐、发热的情况一直持续,并且意识模糊……听说这一状况,雨花街道下庄社区党委书记杨永红、副书记李利昆和社区治安联防大队队长陈家顺连夜赶来,与社区工作人员一同彻夜照顾小雨。

    经过一个晚上的努力,19日早晨,小雨的意识终于清醒。10点左右做完脑部CT和脑电波检查,结果显示没有太大问题,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照顾小雨的工作人员说,小雨的精神状态和身体状况都在慢慢恢复。

    然而11月以来,这已经是小雨第二次与医院打交道了。早在11月5日,小雨因眼睛痛到医院检查,11月10日做了倒睫手术,之后小雨的身体状况就一直不是很好,便没有去学校,直到18日再次病倒。

    由于家庭的原因,以前的小雨很内向,不喜欢与人交流。得知她的情况后,社区尽力帮助她,每天接送小雨上下学,为她申请福利、购买生活用品、提供心理辅导。小雨感受到了社会对她的关心与关爱,渐渐打开心扉。“她是个很乖的孩子,不用特别操心,在学校与同学相处也很和谐。”家馨工作人员说道。

    现在,小雨还需要继续住院。“因为目前在急诊科,没有办法做更深的检查。待做完进一步的检查之后,才能确定抽搐、发热的原因。”家馨工作人员说。

    户口 是姐弟俩难以靠近的“岸”

    “有了户口,他们才能回家,才有学籍,才可以安心读书。”他们,是一对姐弟,姐姐叫小美(化名),今年15岁,弟弟叫小白(化名),今年14岁。与小雨的情况相似,他们也是事实无人抚养儿童。

    母亲户籍在贵州六盘水,已经去世多年,父亲服刑无法照顾姐弟俩。小白上四年级时,姐弟俩就一起辍学了,住在父亲租好的出租屋里,姐弟俩互相照顾。

    因姐弟俩都是非婚生,一直没有户口,因此也没有学籍。在家馨社区儿童救助服务中心的帮助下,姐弟俩现在一所民办学校借读,姐姐上初一,弟弟上四年级。在学校,小美担任班长,热心且负责任。弟弟虽然年纪小,但很懂事,在学习方面很努力,做作业非常积极。

    然而,没有户口的他们总有诸多不便,借读也不是长久之计。他们需要户口,但姐弟俩的户口却没那么容易办理。他们的父亲是湖南籍,相关机构了解后表示,这样的情况下跨省办理户口,手续相对复杂,不仅需要当地的社区配合处理,还需要与父亲做亲子鉴定,才能确定能否办理。

    做亲子鉴定,需要一笔不小的费用。据家馨工作人员介绍,三个人需要做三份鉴定,市场价每人3000元左右,由于亲子鉴定中心大力支持,可以以公益价计费。但三人加起来还是需要5000元左右的鉴定费,这一笔鉴定费,对于孩子们和他们的父亲来说,是一个巨大难题……

    关爱困境儿童是需要持之以恒、面面俱到的,除了各级民政部门和街道、社区的精准帮扶,更需要发动社会各界力量积极参与,并行动起来,将爱心接力下去。本报记者 费丹艺 摄影报道

    评论

    看见他们的光 给他们以光

    每一个孩子心里都有一束光,期待被我们看见;我们每一个人心里都怀揣着一缕暖光,等待洒入孩子们的心,让他们绽放灿烂的笑……11月20日是“世界儿童日”,选择11月20日这个日子,是为了纪念1959年这一天联合国大会通过《儿童权利宣言》和1989年这一天通过《儿童权利公约》。1954年联合国大会建议所有国家设立世界儿童日,初衷是希望不管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有孩子的地方,就能看到他(她)的光;能把我们一缕缕爱的光洒到孩子们身上,照亮他们,给他们温暖。

    我国1991年第一次颁布未成年人保护法,2006年第一次修订,2012年进行了修正。今年10月第2次修订后,新未成年人保护法即将于2021年6月1日正式实施。几次修正修订后的保护法,让我国孩子的权利得到了更充分的保护。随着我国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儿童物质生活也得到了充分保障。法律之光与丰足物质的双重呵护,或许让更多孩子们享受宠爱,但也正是这种灼热光亮的恩宠之光,让我们常常忽略,还有一部分隐藏在角落里的孩子内心的那一束光。他们急需我们把一缕缕爱的光,照耀到他们,洒进他们的内心。这些孩子,以前我们或许习惯称呼为流浪儿童或者失依儿童,如今更准确地称之为“困境儿童”。

    13岁的小雨(化名)无父母抚养,18日发生抽搐,社区和民间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员将其送往医院诊断,如今依然还在住院,无法确诊病因……

    10岁的小香(化名)父亲去世,母亲无业、染有毒瘾。小香正在接受民政、司法部门和社区以及民间救助中心的干预与资助……

    11岁的小强(化名)父母离异,父亲失去联系多年,母亲正在接受强制戒毒无力抚养。已经快上初中的他,厌学情绪严重。他怎么上学,成为了一个问题……

    15岁的小美(化名)和14岁的小白(化名)姐弟俩,都是非婚生,父亲服刑,母亲去世,父亲户籍在湖南郴州,母亲户籍在贵州六盘水。姐弟俩没有落户,被送到社区服务中心之后,民间救助中心帮忙协调落户,需要亲子鉴定和母亲死亡证明,但5000元的亲子鉴定费成为问题……

    以上这些孩子,都是云南省家馨社区儿童救助服务中心参与社区和有关部门帮扶的个案。该中心从2004年成立以来,一直致力于帮助流浪儿童摆脱街头威胁,脱离困境,回归家庭和学校,并最终回归主流社会。截至今年,家馨社区儿童服务中心已经帮扶失依困境儿童1800余人次。这些大多是父母无力履行抚养义务的儿童,或有家却没有家人照顾和爱护的事实无人抚养儿童。这些困境儿童遭遇困境的原因,都有一个潜在“触发点”——家庭变故,带来这种变故的诱因直指社会方方面面。正是这种包罗万象的涵盖,让我们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我们身边每一个家庭的孩子,都有可能因为家庭遭遇变故成为“困境儿童”。对于这部分儿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除了基层社区介入和家馨这样的民间救助团队的干预,我们的救助体系亟待完善。

    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孩子们的光如何被看见?在儿童隐私权保护与舆论关注之间,我们要寻找最好的权衡点,让他们被阳光照耀。

    民政、司法、社区等有关部门要把更多工作“前置”,寻找更有效的方式避免更多幸福的孩子陷入困境。要从“心”开始,用“心”呵护,让贴心的项目更多。让更多的孩子,沐浴到社会的暖阳,开启他们那道阳光之门。

    每一个从孩子走来的“我们”,每个家庭,也应更多自我反思,让更多孩子回归家庭天伦,先让自己的孩子免于“被困境”。也应该关注我们身边正被遗忘,或者隐藏着的孩子们,给他们一些鼓励,一个拥抱、一个充满阳光的微笑,让他们被看见,也让他们灿烂的笑容在阳光下绽放。    

    本报评论员 李荣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