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21年02月23日 星期二
杂感
望星空

    □ 吴孔文

    脚上有蛙鸣,手上有露珠,肩上有月亮。远处群山逶迤,身边数灯如豆。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更多时候,没有月亮,只有星星。繁星如棋,落子不悔。大熊、小熊、飞马、巨蟹、狮子、孔雀……像一座座村庄,傍晚来临,亮起小灯。灯光破空而来,进入我的眼睑。仰望星空,想象那些村庄里的人们,耕耘稼穑,劈柴生火,娶妻生子,繁衍不息。他们,也在夜晚的时候注视我们吗?

    打小,大人们就告诉我:天上星,地上人;地上的人去世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长大后渐渐明白:地上的人数可以统计,天上的星星却无穷无尽。有资料显示,人的肉眼可以观测到7000颗左右的星星。茫茫人海,一个人所见到、所认识的人往往不止7000个,然而能知根知底、肝胆相照的,不过三五个。

    乡居的日子,夜晚的村庄一派寂静,油灯微微有烟。母亲坐在油灯边纺线,我则靠在灯旁的桌子上看书。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楚国人甘德、魏国人石申观测天象后各自写了一本书,后人将这两本书合起来,称为《甘石星经》,这是世界上最早的天文学著作。我们这个民族,很早就有仰望星空的人!如今,这样的人应该还有许多。

    许多年前,一位城里作家到镇上售书。陈小胖和我都没钱,又都想买那本书,于是我俩各自回家动员父母卖鸡蛋,筹集到两块多钱,连夜跑到镇上,合买了一本。多年后,我与那位作家成为文友,论及当年事,他爽快地说,我会还你俩一筐鸡蛋。收到鸡蛋后,我打电话给陈小胖,希望他分享这份快乐。而身为大老板的陈小胖,却把当年的那件事忘记了。

    还有一年的夏夜,我们聚在村庄的稻场上看电影。放映途中,突然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放电影的师傅想撤退,我们坚决不干,围着电影机不肯离去。电影得以在雨中继续进行。待电影结束,云开雾散,繁星如玑,回家途中,许多萤火虫从我们身边飞来飞去。我一伸手,居然捉到了一只。

    这两年,我常去拜访乡贤。一位村医,辞别城里的高薪工作,回到略显寂寞的村子,为留守的老人们看病治病。为拜访他,我驱车一百多公里,并在村里住了一夜。清晨五点,银河暗去,鸡声四起,村医早早起床为我拾掇早餐,碗碟的响声穿行在清冷的空气里,而我的心头却一阵阵炙热。

    几天前,老家的一位忠厚长者去世。一个村庄走出来的几位乡党,决定回村看望。送别长者归来,我们坐在村口的老银杏树下喝酒。其中一位呐呐地说:“今晚的天空会多一颗星,说不定,老人家正在天上看着咱们哩。”边说,边自斟自饮了一大杯。喝完,又抽抽噎噎地哭了一阵子。

    那晚喝的酒很普通,酒劲却大,两杯下肚后我就醉了。一觉醒来已是半夜,抬头看天,星光灿烂。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