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副 刊 上一版 下一版  
下一篇

地 理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记宣威杨柳摩崖石刻

□ 乔丽

流水啊流水,一朵朵浪花,你追我赶,奔腾不息。何不像那天上的云朵一样呢,悠然自得?

公元761年,隐居在成都草堂的杜甫写下了“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的诗句。他没想到的是,800年后的一天,大名鼎鼎的明朝杨状元杨慎因为“议大礼”逆鳞世宗皇帝朱厚熜而被发配到云南永昌卫。后世的林则徐曾诗云“伏阙批鳞再濒死,杖血未干行万里”。杨慎内心凄愤,拖着因受廷杖重伤未愈的孱弱之身,经宣威杨柳可渡。只见一条北盘江将云南与贵州切开,北面是高耸的翠屏崖,脚下是黄色的土地,与黑色的山壁两两相对,于是挥毫写下了“山高水长,水流云在”八个字。我们自然无从揣测杨状元当时的心境为什么产生了这样微妙却本质的变化,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大自然的浩渺和亘古,会让人类产生谦卑与俯首。而且,杨慎此刻一定想起了杜甫,想起了杜甫的“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原来那些放不下丢不开的,怨憎会,生别离;再看看五陵豪杰墓,如今无酒无花锄作田;君莫舞,君莫狂,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愤郁欲狂的杨慎到了此刻,可见是放下了。

在那块岩壁上,除了杨慎的八个大字之外,“飞虹竚鹤”四个大字同样醒目。

“飞虹竚鹤”所刻的岩壁距河约200米,石刻面积约10平方米。石刻文字以印章形式排列,阴刻。每字见方1.3米,深度约0.05米,字体笔法浑厚凝重,书风多变,如“飞”字为隶书,“虹”“鹤”为楷书,“竚”字既有隶书笔法,又有行书笔意,四字亦行亦楷亦隶,相得益彰,刻工精细,有较高的书法价值。(《可渡》)

在可渡,这四个字相传是诸葛亮南征路过时所题。关于这个“相传”,可信度有多高就不好说了。开始我试图从书法入手去推敲,后来发现得出的结论仍然似是而非,难以判断。

既然四字亦行亦楷亦隶,那就从楷书产生年代和对照诸葛亮生活的年代开始着手吧。楷书始于汉末,由隶书逐渐演变而来,也叫楷体、正楷、真书、正书。《辞海》中解释说它“形体方正,笔画平直,可作楷模”,已成为现代通行的汉字正体字。被称为“楷书鼻祖”的钟繇(151-230年)是三国时期魏国重臣,他所处的时期,正是汉字由隶书向楷书演变并接近完成的时期。在完成汉字的这个重要的演变过程中,钟繇起了有力的推动作用;而诸葛亮(181-234年),是三国时期蜀汉丞相。就年份上讲也是讲得通的。

但是诸葛亮的书法以草书为主,而且所存极少,目前能查到的草书为《远涉帖》,《汝帖·玄莫帖》则为隶书。

故难以判断也无须判断了。毕竟这岩壁之上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留下了他们在这宇宙中曾来过的痕迹。

其中“云山石路”“椒岩洞”尚有首尾款(首款:“万历乙丑夏”,尾款:“见田山人书”)。万历乙丑夏,即公元1589年。据贵州《大定府志》记载:“李文龙,字见田,乌撒卫舍人也。应袭指挥,逊而弗居,常出游在外,贵胄西畔九卫之地,无不周历。又工词翰,善书法,所至林壑,咸有篇章。当其兴至,辙挥札与交旧夸游览之乐,士大夫争珍弆之。”由此可确定“见田山人”便是李文龙无疑;而“飞泉喷雪”“积翠流丹”“披云岩”已不知出处。

住在北盘江的人,他们幸福吗?

我喃喃自语,旁边在端详石刻的胡廷武老师听见了,他诧异:“你是觉得住在这里幸福吗?”

住在这里的人,到底幸不幸福呢?我想了想,结论大抵有三。

第一种是从小到老,从生到死都生活在这个村庄的人。他们终其一生,不曾见过外面的大世界,所见所闻来自传统媒体或各种新媒体,但那种感觉——可以想象一下,譬如我们从电影电视里看到不曾去过也很难去到的“远方”,羡慕归羡慕,不见得会有拔腿追寻的想法和勇气。为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欢喜哭泣,也是热热闹闹的一辈子,谁敢定义不幸福?我的外婆一生就去过三个地方:潞江坝、保山、瑞丽。她从少妇起,瑞丽就是她全部的世界,也并不以之为苦;

第二种是出去见过世面后,迫于生存又不得不回来的人;

第三种是出去闯荡一番,也闯荡出一些名堂来了,最终选择回来,每天守着石刻与北盘江的人。

说漏了,应该还有第四种,就是我这样的,外来人口,偶然遇见,便留了下来。

如果以石刻上的字来对应,那么第三种、第四种,显然便是“山高水长,水流云在”了。日日住在摩崖山下,俯首飞雪喷泉,仰望高山闲云,正如与先贤圣人朝夕相守,受谆谆教导。

  • 水流心不竞,云在意俱迟

  • 千里续貂

  • 一种小说地理的言说

  •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