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副刊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闲话

兔年说兔

□ 潘玉毅

如果仅从汉字本身来看,“兔”是一个象形字无疑。“兔”字写在纸上,不经意看去,就好像有一只兔子远远地蹲在那儿。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与兔子的形象相匹配的往往是聪明、活泼、可爱这些词汇。相较于现实中的兔子,文学作品、民间俚语里的兔子因为寄托了人的思想和情感,形象要丰满得多。“鸟飞反乡,兔走归窟,狐死首丘,寒将翔水,各哀其所生。”在《淮南子·说林训》里,兔子是不忘本的象征。“赶兔子过岭——快上加快”“拾柴打兔子——一举两得”“兔子不吃窝边草”“兔子急了也咬人”……在老百姓眼里,奔跑速度快、会居安思危、善良老实等是兔子身上的标签。在民间传说里,兔子更是多子多福、家庭和睦的化身。

兔子不只行走于地上,天上也是它的活动区域。我在学生时代曾经读过“诗鬼”李贺的《李凭箜篌引》,里面就有这么一句:“吴质不眠倚桂树,露脚斜飞湿寒兔。”可见,至少在唐代,月宫中有桂花树、有玉兔的传说早已流传甚广。及至读书多了些,相关的知识也添了一点。其中就有傅玄《拟天问》所言:“月中何有,白兔捣药。”我想,既是《拟天问》,想必《天问》里也有涉及吧?果然,上网略一搜索,发现屈原的《天问》这般写道:“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看翻译,这里的“菟”即为兔,当然也有说是虎的。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玉兔就成为了月亮的代名词。“金乌长飞玉兔走,青鬓长青古无有。”“著意登楼瞻玉兔,何人张幕遮银阙。”……单是唐诗宋词鼎盛时期,此类作品就多到数以百千计。

抛却与月亮的联系,与兔子相关的诗句成语虽多,我最爱《诗经》里的那一句:“有兔爰爰,雉离于罗。”相比于野鸡的凄惨模样,兔子无疑要从容许多。可惜《毛诗正义》及后来的专家学者一解读,兔子倒替某些不良的人背了锅。

文学作品里,兔子还曾以英姿飒爽的样貌出现。“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木兰辞》里的两句诗,让多少人为之感慨动容?循着诗句回溯,一幅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画卷缓缓展开,画上记录了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并且取得战功凯旋的故事。

有趣的物与事可以突破空间的屏障,兔子即是如此,不独中国人喜欢它,外国人也喜欢它,而且这种喜欢跨越了时间的界限,从古代绵延至今。不信你且看它在书籍及影视剧里的出现频率,足以说明问题:它时而出现在童话里,时而出现在寓言里,时而出现在历史典籍中,时而又出现在时下流行的动画片中……仿佛比起平铺直叙地陈述来,以兔为喻要显得更有说服力。

喜欢有时需要一些介质或者机缘。我喜欢兔子,不只是因为它的形象,还与生肖有关。我们家里,母亲属兔,我也属兔;兔子在十二生肖中排第四,而我的阴历生日则是四月初四。虽说是巧合,可巧合有时也叫人欢喜。今年是我们的本命年,再见兔子时,于岁月,于动物本身,不免多了几分亲近之意。

  • 向春

  • 新春送暖

  • 老墙上的时光

  • 兔年说兔

  • 回家过年

  • 滇ICP备0800087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3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251160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4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093号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20090008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未经云南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