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07日 星期四
第A04版:聚焦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07日 星期四
共享“陆海新通道” 货物出海不再绕
“新通道”已成为西部快捷开放大通道 极大缓解了物流瓶颈


去年8月6日,从钦州港站至遵义北的上行测试班列抵达遵义董公寺,承运物品为从澳大利亚进口的锰矿石。


去年12月31日,新疆实现了全年开行突破1000列大关的目标。


青海的纺织品国际订单量不断上升


繁忙的兰州国际港务区

    正式开通于2017年9月的“陆海新通道”,是在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重庆等中国西部省区市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合作建设的国际贸易物流通道,被认为是连接“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大通道,是推动中国—东盟区域经济合作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要载体。

    5日,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重庆市代表团,向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提交全团建议——国家从战略层面进一步支持“陆海新通道”发展,同时在国际国内统筹协调机制、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

    “‘陆海新通道’的‘新’,主要体现在西部地区的货物不再向东绕远,而是向南就近出境。”重庆市中新示范项目管理局局长韩宝昌说,货物从重庆、甘肃、贵州等西部地区出发,利用铁路、公路、海运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再转运至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时间比东向传统线路节约15天左右。  

    “陆海新通道”究竟给各省区市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下一步又将如何利用这条开放通道?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春城晚报-开屏新闻、南国早报、贵州都市报、兰州晨报、西海都市报、新疆晨报等主流媒体联动推出《西部兄弟齐携手·构筑开放新通道》特别报道,聚焦“陆海新通道”,讲述西部开放的故事。

    贵州

    出海通道缩短700公里

    “黔货出海”新机遇

    “黔货”搭乘“陆海新通道”出山,始下南洋进入五湖四海。去年,贵州首趟发往南洋的“黔货”专列,把贵州自主生产的轮胎、电子产品等货物,从贵阳南站发出,通过铁路运往广西钦州港,然后换装远洋货轮,奔赴南洋、西洋等地,贵州商品走入国际市场。

    货运专线改走贵阳

    2018年4月20日,“陆海新通道”贵州段测试班列首发。把贵州自主生产的轮胎、电子产品等货物,从贵阳南站发出,通过铁路运往广西钦州港,再运往南洋、西洋等地。

    通过测试班列测算,“陆海新通道”使得贵州省距离最短的出海通道,缩短了700余公里,测试班列的开行摸清了工厂到场站到港口直至船运一系列铁海联运和多式联运的衔接流程、成本效益等问题。后续相继开行了数次班列,都起到了降本增效的作用。以运送轮胎为例,估计铁路货运比公路运输费用节省一半,安全性也大大增加。

    “陆海新通道”启动建设至今,在西部各省区市的共同努力下,区域联动正逐步显现实质性成果。铁海联运班列加挂贵阳货物,为西部内陆提高运输效率、降低物流成本作出了相应的贡献。现已形成了每周一班加挂集装箱测试的常态化运行。

    茅台、老干妈等搭上快车

    搭乘“陆海新通道”进出海的“黔货”到底有哪些呢?

    贵州遵铁物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负责运营“陆海新通道”贵州段。根据该公司市场交易专员钱洪山的粗略统计,大宗的如贵州轮胎厂的轮胎,以及贵州产的磷矿磷肥,小的有贵州产的电子产品,知名的则包括贵州的特产茅台酒、老干妈和茶叶。

    “都是真正的黔货,我们要做的不仅是让黔货出山,而且还要让黔货出海。”钱洪山认为,如今东盟国家的榴莲、火龙果、山竹等特色水果已走入中国寻常百姓家,而中国西部省区市的苹果、雪梨、洋葱等果蔬在东盟国家的超市也随处可见。贵州正抢抓“陆海新通道”发展机遇,全力打造东盟商品进入贵州、贵州商品走向世界的便捷通道。

    随着通道的建设推进,贵州的轮胎、化肥、矿产等随着铁路班列与远洋班轮的有机结合,足迹已遍布澳大利亚、东南亚以及非洲等国家和地区。贵州都市报记者 李坚

    新疆

    联手西部多个省区市

    共建“陆海新通道”

    7年前开通的中欧班列,实现了我国西部地区与欧洲的货运快捷联通。作为向西开放前沿,新疆紧抓中欧班列开行机遇,一跃成为我国向西开放的重要物流交通枢纽,成为中欧经贸往来“黄金丝路”上的重要节点。

    如今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新疆东联西出又有了新抓手,那就是联手西部多个省区市,共建“陆海新通道”,将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和“陆海新通道”对接起来,进一步加强新疆与内地、新疆同国际的经贸合作。

    新疆融入“陆海新通道”建设

    青海

    “青海造”走出深闺

    “国际朋友圈”越来越大

    “青海盐湖的产品终于走出国门了!”

    2018年9月18日,目送载有650吨PVC的察尔汗湖区至印度蒙德拉港“南向通道”(后更名为“陆海新通道”)国际铁海联运班列,缓缓驶出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察尔汗厂区,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销售副总经理李建伟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今年1月7日,包括新疆在内的重庆、广西、贵州、甘肃、青海、云南等多个西部省区市,在重庆签署合作共建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框架协议,新疆正式加入“陆海新通道”建设,开启了与西部省区市联手打造“陆海新通道”的序幕。

    近年来,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随着我国与周边国家商贸交流合作的日益频繁,新疆地处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区位优势不断凸显,成为国家向西开放的前沿地区。

    从更大范围看,新疆东边牵着亚太经济圈,西边连着欧洲经济圈,被认为是“世界上最长、最具有发展潜力的经济大走廊”。

    进一步丰富铁海联运通道

    于2017年,新疆开通首趟铁海联运中欧班列,新疆地产的PVC产品通过中欧班列直达连云港,再走海路,最终抵达东南亚国家,形成了陆运和海运相结合的大循环贸易运输。

    业内人士认为,新疆加入“陆海新通道”建设,可以进一步丰富铁海联运通道。

    今后,从乌鲁木齐集结中心出发,新疆地产货物可以通过中欧班列抵达重庆,再前往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最终抵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可以大大缩短货物运输时间,对于新疆扩大进出口贸易、带动产业发展极为有利。

    新疆晨报记者 曹华 摄影报道

    青海盐湖的产品登陆印度市场受好评

    “这是青海盐湖第一次向世界展示优质资源和产品。作为一名盐湖人,作为一名青海人,我能不自豪吗!”

    身为一名土生土长的青海人,李建伟深知戈壁深处的产品要走出国门有多难,即使产品再好,也会遭遇“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尴尬。

    青海盐湖能通过“陆海新通道”第一次登陆印度市场,得益于青海省商务厅的大力支持。在此之前,青海盐湖与印度客户有过接触,因为物流成本高,出口产品不占优势而放弃。

    对于青海盐湖而言,积极融入“陆海新通道”,必将赢来更多的发展机遇。如今,青海盐湖已经尝到了甜头——产品一进入印度市场就受到了一致好评,印度的客户期待继续与青海盐湖合作,目前正在协商中。

    青海企业接到越来越多的国际订单

    如今,小到枸杞、蚕豆,大到地毯、建筑施工技术、锂电材料,随着产业结构日趋完善,“青海产”不断拓展外延,吸引着世界各地客商的目光。这不,踏着“陆海新通道”的新步伐,青海企业在未来将收到越来越多的国际订单,“朋友圈”好友数不断增长。

    “比利时、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和地区的客商都会下单,一些企业还以‘互联网+O2O+服务’的创新经营模式,拓宽企业销售渠道。”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南川工业园区经济发展部门工作人员介绍,园区内藏羊、瑞丝、硕日、凯旺、伊赫萨等企业在很多国家设立了十几个境外营销网点,并建成尼泊尔加德满都市西宁特色商品营销中心、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青海商品营销中心等多个展销中心。

    如今,西宁市进出口贸易涉及近两百个国家和地区,主要贸易伙伴仍以美国、印尼、澳大利亚、新加坡、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为主,“青海产”的订单量不断上升。

    西海都市报记者 彭娜 周建萍 摄影报道

    甘肃

    “陆海新通道”打通

    甘肃南向出海口

    3月1日下午6时,满载货物的班列缓缓驶出兰州西固东川站。这是2019年春节后,兰州西固东川站通过“陆海新通道”发运的第一批铝材,这批1100吨货物将在10天后到达目的地。

    自2017年9月29日首发至今,甘肃(兰州)国际陆港累计发运“陆海新通道”国际货运班列39列,货重约3.4万吨,货值约5亿元。

    新动脉:打通新的出海口

    “陆海新通道”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由重庆向南经贵州等地,通过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及东盟主要物流节点;向北与中欧班列连接,利用兰渝铁路及西北地区主要物流节点,通达中亚、南亚、欧洲等区域。

    “现在,兰州货物要发往越南胡志明市,到广西钦州港出海,最多6天可达,比以前节省一半时间。”一名商家说,“以前是我们自己找货源找客商对接,现在运输时间大幅缩短、物流成本大大降低后,则是客商上门来找我们,客源量增加30%以上。”

    “陆海新通道”物流新动脉的畅通,东南亚各国的热带水果和海产品也让甘肃市民尝了个鲜。

    “在我们西北,冬天吃越南西瓜是‘很奢侈’的事,更别说能吃到东南亚新鲜的大龙虾了。这两样,春节前竟然都实现了。”家住西固区的董丽丽一直念念不忘春节前在市场上偶遇的“稀罕物”。

    这些她眼中的“稀罕物”正是通过“陆海新通道”,从东南亚地区海运到广西钦州港,再从钦州港坐火车到了兰州。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工作委员会主任范鹏认为,在“陆海新通道”的新机遇下,甘肃必须以物流为基础,以交通为载体,把文化、旅游、信息、金融、人流、物流结合起来,让新通道成为一个以经济为基础,以交通为前提的全方位的发展战略通道。

    新设想:西部省区市抱团发展

    共建“陆海新通道”,甘肃该如何与其他省区市协同发展?

    范鹏认为,参与联动的省区市应该形成一个国际贸易“陆海新通道”的协作对话机制,发挥各省区市优势,扬长避短,错位发展,使这条新通道上的人流、物流、信息流能够统一起来,使每一个省区市从中受益。

    作为甘肃省国际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苏亮的思路是西部省区市应该抱团发展,统一班列品牌,形成良性发展,避免无序竞争。

    甘肃(兰州)国际陆港管理委员会口岸外经处处长杨世鹏介绍,力争将兰州打造成“陆海新通道”的副中心和西北区域中心,逐步将甘肃(兰州)国际陆港打造成物流高效便捷、区域产业联动、经贸合作互动的国际陆海贸易通道枢纽。力争2019年底实现每月去程6列、回程2列常态化运营。

    兰州晨报记者 张继培 欧阳海杰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