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07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07日 星期四
书话
再读白蛇传

    □ 周琳

    过年了,例行翻箱倒柜大扫除,搜出旧书,二看《白娘子永镇雷峰塔》。

    小时候看过各种版本的白蛇传,都是浮光掠影看故事,只图趣味性,虽说无论什么故事都带有写作者的观点和印记,可经不起时间洗礼,最终仍然只留下了对故事梗概的记忆。

    白蛇传的故事大约成形于宋朝,据说和宋高宗是有点关系的,因为他“喜阅话本”“命内当日进一帙。当意,则以金钱厚酬。”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超级大粉丝带动了众粉丝。宋元时期,白蛇传故事在宋高宗驻跸过的临安(杭州)一带广泛流传,到明代冯梦龙《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故事初步定型。后世在这个主体情节上加以完善,让故事圆满起来,比如白蛇产子、白蛇之子得中状元后祭塔救母,这种大团圆结局,既全了夫妻情,又全了子嗣传承,成就了真正人类意义的夫妻家庭,完成了爱退恩进的情感进化。

    相比以前,带着一些社会阅历和人世沧桑去看《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当今却有了一些成年人的懂得。

    从前看到的白娘子很有人情味,都是经历完善的版本,现在想来觉得有点平淡。而《永镇雷峰塔》里看到了一个妖气十足的白娘子。蛇妖身份暴露后,她“圆睁怪眼”威胁许宣(此版用“宣”字),“你若和我好意,佛眼相看;若不好时,带累一城百姓受苦。”让人脊背发凉。但她对于许宣的爱很执着,虽然许宣一而再地听从于捉蛇先生或法海,用烧符纸、骗喝雄黄酒等各种方法对付她,她仍是不对许放手。小青在白蛇身份暴露后来劝许宣:娘子爱你杭州人生的好,好皮相真是惑人亦惑妖。

    白娘子对于自己行事的各种奇怪之处解释得漏洞百出,她施法盗官银,盗取别人库里的服饰打扮却让许宣吃了官司。许宣疑白娘子是妖,却还敢当面揭穿,这可不是对待妖的正确态度,还不是因为有爱,才能有恃无恐当面揭老底。其实放到现实中,又有几个人能坦然接受这种“跨越种族的爱恋”?

    除了白娘子的妖气给我不同以往的印象,许宣的形象除了软弱无主见外,在这个版本里描述得还很有喜感:成家后因许宣还没立业,“日逐盘缠都是白娘子将出来用度。”对此白娘子称是先夫留给她的财产。这一段可逃不出一个吃软饭的嫌疑了,而自家姐夫对他的印象是“日常一毛不拔”,很接地气吧?

    相对于白娘子颇有上进心地从妖到人的演进,许宣始终是一个受到谴责的被动男人。可无论好坏也是人家夫妻的私事,鲁迅先生说的:除了几个脑髓里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白娘娘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白蛇自迷许仙,许仙自娶妖怪,和别人有什么相干呢?横来招是搬非,大约是怀着嫉妒罢了。

    翻箱倒柜重读旧书,好处是对旧识又有了新认识,旧瓶装新酒是也。有如旧友重逢,陌生与熟悉交织,人还是那个人,又似乎不是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