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11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11日 星期一
人 物
古镇铁匠铺

    □ 杨泽文

    在滇西杉阳古镇仅存的铁匠铺里见到和跃昌老人时,他正靠在一把陈旧的竹篾椅子上,眼睛半睁半闭而显得似睡非睡,双耳似乎正在认真聆听着铁锤不断敲打一件铁农具的声音;要是感觉到某一个叮当声不对了,他就会立即睁开双眼,扫视眼前正在挥汗打铁的两个儿子,或者说扫视一下两个儿子正在打制的那件铁农具。

    老铁匠和跃昌是纳西族,祖籍在滇西北的丽江。从祖父那一辈开始就凭着过硬的打铁手艺,随着茶马古道一路向南飘零到了大理,然后再沿着博南古道一路往西流落到了永平县博南山西麓的杉阳。从此把他乡当故乡,靠一手打铁技艺在杉阳古镇安身立命。

    和跃昌的铁匠铺位于杉阳古镇的东南角,由东南入镇的乡村公路要从铁匠铺前经过。许多由此进镇的乡村农民,时常听到的自然是早已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叮叮当当打铁声。他们使用过和正在使用着的各种铁农具,大都在这个陈旧的铁匠铺里打制出来。在乡村集镇到处都有农用铁器售卖的年代,杉阳大地上的盘田种地者,却大都喜欢到和跃昌的铁匠铺里定制适合于自己使用的铁农具。这样定制的铁农具不仅质量有保证,而且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打制可大可小或可重可轻的独有铁农具,从而让铁农具和使用者之间达成最佳的匹配,让铁农具使用者舒心和放心。

    和跃昌的铁匠铺,除了给许许多多不一样的人不断打制如意的铁农具之外,还要面对相当一部分从乡村土地上返回等待修理或翻新的陈旧铁农具。也就是说,一件崭新的铁农具从铁匠铺里被买走之后,短则一两年、长则四五年,这件铁农具就会再次出现在铁匠铺里。接下来,这件陈旧的铁农具就被放入到炉火中烧红,然后在大铁墩上经过一阵密集锤打的叮叮当当声之后,一件陈旧的铁农具要么完成了修刃,要么被彻底翻新,抑或被打制成了另一种崭新的铁农具。在铁匠铺里,正是这些看似没有多少新意的劳动,对杉阳大地上的农耕者来说,却是不可或缺而意义非凡。

    和跃昌打铁为生大半辈子,如今铁匠铺里的许多手工设备,已经逐一更换成了电力驱动的新设备。比如空气锤、电焊机、砂轮机、切割机、磨光机、台钻、鼓风机等等。更可喜的是有了一定经济基础的两个儿子,分别在铁匠铺旁边建盖了两栋非常漂亮的楼房,与低矮的铁匠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年迈不能再打铁的和跃昌老人,除了时常到铁匠铺里靠在竹篾椅子上,边品茶边聆听两个儿子的打铁声外,就是时不时地转出通向田野的街巷,看看田园风光,望望大地景色。而一旦想到从祖父辈开始,至今已有四代人为阳光充足的杉阳大地打制了数不清的农耕铁具时,免不了心潮澎湃,也少不了泪盈眼眶。作为杉阳古镇里的一个老铁匠,和跃昌老人似乎比那些土地上的农民,更早地闻到庄稼成熟的气息。因此每到麦芒初黄或稻穗开始低垂时,他便少不了提醒两个儿子找好钢板,准备为收割者打制一把把上好的镰刀。在和跃昌老人的意识中,一个好铁匠要懂得追赶着季节来做铁活儿……

    在杉阳古镇里,老人当然属于“沉默的大多数”,是靠手艺谋生的卑微者,但也因此更受人尊重和敬爱。因为在他的身上,不仅体现了对祖传打铁技艺的努力传承,而且还充分体现了一个民间匠人所应有的素质与品格。这样的民间铁匠,不要说是在杉阳古镇,就是在滇西的许多古老集镇里,也同样难得而不可多得。如今,杉阳古镇里的一切“宁静”与“古典”,早已被无法抵挡的“喧嚣”与“现代”所覆盖。只有大龙井45号和氏铁匠铺里那整天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依然在强劲地传递着博南古道上最大驿站的古老气息。而一个古镇铁匠铺里父子三人所进行着的一种坚守,足以让许多外来目击者动容。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