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21日 星期四
第A06版:人 物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21日 星期四
鉴毒民警杨红梅


杨红梅在检验案件送检物证


她在培训毒物检验专业人员

    实验室是她的“战场”,白大褂是她的“战服”,装着化学试剂的瓶瓶罐罐是她的“武器”。她自称“老毒物”,冒着牺牲自我健康的风险守护一方平安;她“神机妙算”,甚至能让尸体“开口说话”;她身居幕后,为一次又一次牵涉人命的案件提供重要线索和证据。今天,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有毒物质鉴定民警杨红梅,为我们讲述毒物鉴定的故事,揭开这一职业的神秘面纱。

    苦痛/

    每日与尸体毒物打交道忍受着恶臭与健康威胁

    在云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技术处理化室,一间实验室里的架子上,放着涉案需要检验的胃、肝等人体脏器,涉案当事人的呕吐物、尿液、血液,还有各种各样的化学试剂。办公室总充满难闻的气味,摆放的花草常常枯死,连苍蝇都不愿意光顾。

    每次出现涉毒、涉爆、群体性中毒等案件,从这间实验室里出来的检验报告,就是案件侦查的突破口,是能救人一命的曙光。每天,杨红梅走进实验室,都面对一批批待检的生物检材。她要运用各类先进仪器,对检材进行分析、鉴定。

    很多人把这个岗位的工作人员称为毒物鉴定师,而杨红梅和同事们则戏称自己为“老毒物”。

    作为一名从事“毒物、毒品及微量物证检验”工作的女民警,43岁的杨红梅除了每天忍受令人作呕的恶臭,面临被有毒物质、病菌感染的威胁,还得承受苯、三氯甲烷、氰化物等各种有毒化学试剂对身体的伤害。因长期频繁接触有毒有害化学试剂,她的身体受到了严重损害,出现了甲状腺功能异常、肝功能损伤。

    坚守/

    身居幕后一干就是20年风险再大也得有人担当

    许多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无奈中途改行,而杨红梅一坚持,就是20年。“风险再大的岗位也必须有人勇敢担当。”她说,时间久了,对这个岗位也有了特殊的感情。每次帮助中毒者转危为安,她就更感受到自己的价值。

    当犯罪嫌疑人落网,如何为案件量刑和定性就显得十分重要,而相关的证据,需要由杨红梅与她的团队来提供。鉴毒工作就像是拆开一个被层层密封的“包裹”,整个实验过程复杂又严谨,通过一点点地抽丝剥茧,最终才能确定“包裹”里的物品到底是什么。

    作为云南省毒品毒物检验的“行家里手”, 20年间,杨红梅处理物证检材20000余份,出具鉴定文书3000余份,为3000多起刑事案件的侦查找出证据,其鉴定结论为案件的侦破及诉讼都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多次为案件侦查打破僵局,为无数中毒者抢回一线生机。

    每当对某种物质难以确定、找不到方向的时候,杨红梅就要多方查阅材料,尝试多种检验办法,甚至要做几十次的实验。“现在发展太快,我们经常要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才能应对千变万化的环境。”她说。

    责任/

    几乎成医院编外救护员与死神赛跑抢救中毒者

    由于毒物检验专业的特殊性,杨红梅几乎成了各大医院的编外救护。节假日放弃休息,加班检验、通宵分析,都成了她的家常便饭。

    2001年的一个周末,正在家休息的杨红梅接到单位指令,一对年幼的姐弟因误饮路边捡的饮料中毒,被送到医院时已经重度昏迷。冒着大雨,杨红梅火速赶到单位,从两个孩子的洗胃液中检出剧毒鼠药氟乙酰胺,医院据此及时对症救治,两个孩子很快苏醒过来。得知两个孩子性命无忧,杨红梅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落下。

    在2014年8月的一天夜晚,云大医院紧急求援,该院急诊科收治一名轻生患者,患者生命垂危,急需查明毒物对症治疗。杨红梅立即从家中赶到单位,很快从患者呕吐物和静脉血中检出杀虫剂溴氰菊酯。

    杨红梅一次次争分夺秒和时间赛跑,运用自己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娴熟的专业技能,为中毒患者确定毒物种类,为医院对症救治指明方向,从死神手中夺回一条条生命。

    歉疚/

    儿子有时会半开玩笑问“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20年里,杨红梅从未休过一次探亲假。对于家庭,心含歉疚。她是一个女民警,同时也是一个母亲。如今,儿子已上初中,但她一年里接儿子放学的次数不到3次。儿子有时还会半开玩笑问她,“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有一件事情,杨红梅每次想起,都深深自责。2011年4月,她正忙于一批案件的检验工作,同为警察的丈夫也在连日加班。当时,不满8岁的儿子多次说自己不舒服,可夫妻俩无暇顾及,直到学校老师打电话来,杨红梅才从实验室匆匆赶往医院。一进医院,就接到医生下达的病危通知,杨红梅脑中轰地一声,天似乎要塌了。

    经医院确诊,原来儿子患的是病程发展迅猛、随时会危及生命的颈深部脓肿。如果再拖下去,随时可能演化成颅脑感染、腹腔感染。所幸,经过多家医院联合救治,最终度过了危险期。

    看着儿子苍白的脸色,心痛、懊悔、无奈一时全涌上杨红梅的心头。她自知从未愧对岗位,此时,却说:“我愧对孩子、愧对父母、愧对家庭!”

    链接

    多次打破案件侦查僵局获评“全国公安优秀刑警”

    凭着丰富的检验经验、高度的责任心和敏锐的判断力,杨红梅多次在案侦工作陷入僵局的时候发现重要线索,在侦查破案和物证检验中屡立战功。

    2004年,文山县的曾某突然死亡。嫌疑人为逃避打击,误导侦查方向。此时,死者已掩埋两年,尸体呈白骨化,内脏组织全无,检材仅有又臭又脏的尸泥,即使存在毒物,含量也极微,难以鉴定。案件因此陷入僵局。接案后,杨红梅精心设计检验方案,反复实验,最终从送检尸泥中检出鼠药“毒鼠强”相关成分,证实死者为毒鼠强致死。在铁证面前,嫌疑人终于低头认罪。

    2008年7月,机场一乘客出现呕吐症状,经抢救无效死亡。家属大闹机场,且拒绝解剖尸体。无奈之下,机场民警用棉签擦拭死者口腔后,将两根棉签送检。杨红梅想方设法排除干扰,从棉签中检出了微量海洛因,断定该男子系人体藏毒,死因为毒品包装破损中毒致死。据此,公安机关依法解剖尸体,从死者胃内取出7包海洛因,发现其中一包包装破损,见此,嫌疑人的家属低下了头。

    2016年7月,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昭通市公安局在办理部级目标案件时,发现一个制毒窝点。在此类案件侦办中,抓捕时机尤为重要。根据仅有的航拍录像及通话记录,杨红梅推断该团伙正在制造麻黄碱,且判断产品已经生产出来,应该马上收网。于是,凌晨四点,专案组抓获了还在睡梦中的毒贩15人,缴获盐酸麻黄碱可疑物1.36吨,半成品5.84吨,制毒化学原料5.09吨。这是云南省迄今为止破获的生产规模最大、缴获制毒品最多的案件。

    2017年,杨红梅被公安部评为“全国公安优秀刑警”。她说,“每当我走进实验室,就想到自己的初心——守护百姓安宁。此志不渝,初心不改。”

    本报记者 熊波 李荣 实习生 马雯 早新蕾

    省公安厅供图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