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3月27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3月27日 星期三
昆滇往事
魂断通济桥

    □窦华

    序词,南乡子:

    蒙古小蛮腰,“押不芦花”绝代娇。白马金鞍滇海畔,妖娆,含笑弯弓射大雕。

    花烛洞房烧,红泪如珠彻夜抛。饮罢金樽孔雀胆,今宵,乱箭飞鸣通济桥。

    通济桥,昆明古桥,筑于盘龙江支流上,在今书林街口、金马碧鸡坊附近。如今,桥虽已不存,但在昆明历史上,却留有一抹惊鸿——桥上曾发生一起血色浪漫故事。元朝末年,红巾军围攻昆明城,云南蒙古族统治者梁王把匝刺瓦尔密,逃往滇西,向大理总管段功求援。段功率兵,击退来军,收复昆明。梁王为感激段功救驾之恩,拜段功为平章政事(相当于省长),并将独生女儿阿盖公主许段功为妻。阿盖公主(?-1364年),是我国蒙古族文学史上的一位女诗人,善骑射,通韵律,美丽善良,人称:“押不芦花”,意即能起死回生的仙草。至正二十六年七月,梁王听信谗言,疑段功有“吐金马,咽碧鸡”之篡权野心,亲将孔雀胆酒,授与阿盖,示意毒死段功。一边是父亲,一边是丈夫,阿盖公主柔肠寸断,不忍下手,乃密告丈夫,并劝其返回大理。段功自恃有功,梁王不至于加害自己,故未听从阿盖劝告。梁王见阿盖迟迟不肯下手,便另设圈套,在通济桥侧,埋伏弓箭手,邀段功前往东寺塔敬香礼佛。段功欣然前往,马到通济桥,伏兵四起,万箭齐发,段功死于非命。阿盖闻讯,悲痛欲绝,赋诗一首,饮孔雀胆酒自尽。

    诗曰:吾家住在雁门深,一片闲云到滇海。心悬明月照青天,青天不语今三载。欲随明月到苍山,误我一生踏里彩。吐噜吐噜段阿奴,施宗施秀同奴歹。云片波粼不见人,押不芦花颜色改。肉屏独坐细思量,西山铁立风潇洒。(作者系云南省第一监狱退休职工,61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