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01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4月01日 星期一
峥嵘岁月
叫岗

    □张茂林

    1951年12月,我从云南边防局干部领导队学习结业,分配到滇西瑞丽。团里决定调我到畹町连队当文化教员。当时正赶上部队开展文化学习,我的任务是帮助部分不识字的战士掌握汉语拼音,提高识字能力。

    当时的畹町,虽然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但战争留下的伤痕依旧存在。物质条件差,生活环境艰苦,房屋破旧,缺水、缺电、缺供应。一切都处在百废待兴、从零开始的状态。从1950年4月部队进驻畹町至1953年部队都没有正规营房。为了尽快担负起保卫边境的任务,在离桥不远的一个半坡上,也就是当时海关后面的一个半坡上,开辟出一块空地,建起操场,用竹排茅草盖起了一排排整齐住房。连部就在过去遗留下来的几间简陋铁皮房子里。当时部队缺少通信器材,除一台与团部联系的电话机外,别无通信工具,连队每天去桥上站岗,轮换主要靠人叫岗。白天夜晚每班三人两小时轮换一次,负责叫岗的人由连部文书、通信员、医助、文化教员负责。

    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轮到我负责1至2点的叫岗,在一间简陋的铁皮房子里,作为交班地点,陪伴我的是一副桌凳、一台小钟和一盏煤油灯,突然一阵风来把窗子推开,把煤油灯吹熄了,一时伸手不见五指,我手忙脚乱,找不到火柴,真够急人。无奈之下,只有静下心来,坐等交班,夜深人静不知不觉就打起瞌睡,等我醒来时天已黎明,嘹亮的起床号声已响彻营区,部队开始出早操了。由于我的失误没有循序叫岗,致使桥上站岗的3位战士整整站了一个通宵。

    这件事发生后,我内疚惭愧,自责不已。指导员对我严厉批评:张茂林同志,你要知道我们日日夜夜守护的这座桥不是一般的桥,它是祖国西南大门,在这里站岗就是履行保卫祖国安全的神圣职责。执行这个任务,是我们连队的光荣,责任重于泰山,怎能掉以轻心,玩忽职守,幸好昨夜桥上没有发生情况,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指导员的批评使我深受启迪,我如梦初醒,认识到要做一名合格的边防军人很不容易,差距还很大,要走的路还很长,不经过长期艰苦磨炼,生铁是不会炼成钢的,既然错误已经犯了,就要吸取教训引以为戒,今后再也不能掉以轻心,要知错改错勇于承担自己的责任。

    想来想去,我鼓起勇气,当天中午主动向3位站岗的战士赔礼道歉,检讨自己错误。3位同志看我态度诚恳,纠错不护短,改错有认识,本来他们对昨夜发生的事情意见很大,但听了我的检讨后他们露出了理解、包容、原谅的笑容。

    这件事虽然过去几十年了,但我始终铭记在心,作为鞭策自己的一面镜子。光阴荏苒60多年转眼过去了,改革开放后的畹町已经发生举世瞩目的变化,旧貌换新颜。畹町桥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历史见证,是爱国主义教育的活教材,是造福中缅两国人民“胞波”情谊的纽带。每当我看到一幅3位解放军战士头戴钢盔、手握钢枪,雄赳赳、气昂昂守卫在畹町桥上的历史照片时就感到兴奋、激动、自豪,仿佛我又回到那流金岁月的年代里,我们“守卫在畹町桥上,桥上五星红旗迎风飘扬”的歌声又回荡在我的心中。(作者原工作单位:云南省邮电学校,85岁 )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