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04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4月04日 星期四
昆滇往事
黄河之水天上来

    □叶毅飞

    我从小到老爱玩水,洗手洗半天、洗碗洗半天、洗衣洗半天。洗澡也要洗半天,貌似勤快、爱干净,其实也是玩水……

    生在得天独厚的“水城”昆明,似乎从来没有缺过水,因此,没有节水意识。七岁以前,我家住在华山东路双梅树巷,对面是黄河巷,后面是绿水河。可是,黄河巷里没有河,绿水河过去有,现在成了“地下河”……

    听老辈子人说,几百年前,黄河巷里确实有条河,但不叫“黄河”,而是叫“皇河”。华山东路地处“三山”(圆通山、五华山和大德山)之间,早在明清时期,“三山”林木茂盛,风景优美。俗话说,山有多高,水有多深。因此,三山都有山泉顺山而下,在这里汇集成东西两条“河”。附近的居民在“河”经过的中间低洼处开凿积水为潭。西面的潭宽30来丈,深约二三丈,纳三股山泉常年蓄水。因“河”靠近五华山明朝最后一个皇帝永历皇帝朱由榔的皇宫,俗称“永历宫”,人们就将山泉称为“皇河”,把潭称为“皇河心”,供皇宫用……

    清朝时,五华山的永历宫年久失修,下雨时,雨水将倒塌的墙土、泥沙冲进“河”里,把“皇河”变成名符其实的“黄河”。清光绪年间,政府为建军械修理所,将“皇河心”填平。加之连年战争,“三山”林木毁损严重,山泉逐渐枯竭,“皇河”也被填平了,留下了今天的黄河巷……

    东面大小绿水河纳大德山山泉,潭虽小,水清幽幽。因映大德山绿荫,水也绿莹莹,供平民百姓用。小时候,我常跟母亲到绿水河,她洗衣,我玩水……

    后来,“皇河”不见了,但黄河巷口仍有“黄河”。

    华山东路坡很陡,因西边有永历宫而得名“永历宫坡”。

    每天,黄河巷一侧的人行道石阶下都会有“三山”居民们汇集的生活污水,从平政街(因有元代首任云南行中书省平章政事,即云南最高行政长官赛典赤·赡思丁的衙门而得名)顺坡而下,形成新的“黄河”……

    平常,“黄河”水不大,没有引起人们注意。每逢下雨,黄河之水天上来,汹涌澎湃,奔流下坡不复回,是我们顽童玩水的好时机;黄河巷口,是我们玩水的好地方。常常玩得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仍兴不尽、家不归……

    那时,我们各霸一段“河道”,用砖瓦泥土和垃圾筑“堤”、修“坝”、建“水库”。等“水库”的水积得很满后,突然把“堤”打开,汹涌的“黄河”“洪水”把“下游”其他伙伴修筑的“堤”“坝”“水库”冲溃,大家乐成一团!无论“上游”还是“下游”的伙伴,都不会生气,又重新筑“堤”、修“坝”、建“水库”……

    过去,华山东路和大小绿水河因为靠近小东城墙,城墙那边就是郊外,所以,多是低矮的平房,居民多是平民百姓。而今,这里早成了城市中心的中心,高楼大厦林立,坡陡的华山东路上,“车如流水马如龙”。但因为排水设施齐全,下水道通畅,在下雨天,再也看不到黄河之水天上来了,再也看不到孩子们在这里筑“堤”、修“坝”、建“水库”,玩水了……

    (原工作单位:第十四冶金建设公司,77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