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08日 星期一
第A12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4月08日 星期一
旧 事
萤火虫

    □ 白萍

    那会儿,住院回来,整日躺在沙发上发呆。黑夜茫然,忽然一点荧光在客厅中闪亮窜动,定神一看,是萤火虫在飞,透亮透亮,绿莹莹的。我一阵惊喜,仿佛有了新希望,那是我心灵的灯。于是,我想收它入瓶,高挂起来,炫耀、欣赏、欢悦,可又一想,它没了自由……

    于是又忆起那个年代,我们村里的萤火虫那个多呀:小河边,大路旁,成千上万的萤火虫点点在飞,密密的荧光处处在闪。我与村里的大小姐妹们,在浅浅的月色下,随意挥手一抓一大把,然后让一个女孩专门捧起来,做灯。那个唱啊,那个笑啊,嘻嘻哈哈,肆无忌惮;欢乐声回响在清水堰宁静的小山村,和着西瓜味,稻花香,悦耳的蛙鸣和虫唱,又飘向深邃的夜空。那会儿十七八岁,希望有的是,简直是有多少只萤火虫就有多少个梦;那会儿年轻气盛,梦想是随意的,希望是多多的,唯独爱恋是专一的,也是刻骨的。那满世界的萤火虫便是我无数的心灯。

    现在,我的心灯在哪?

    一日傍晚,爱人上楼来,我依然庸倦疲乏,躺着懒得动,让他把垂帘拉上,并告诉他帘上有只萤火虫,看还在没,别弄死了。他在帘上细找了一会儿,说在,我心情又舒畅了一会儿。希望它再次飞在我孤寂的世界,莹莹地给我希望和美。

    过不久,女儿暑假回来了,学生也来了,我的世界有了活气;冰箱里的陈列五颜六色,餐桌上食物口味杂陈。我下楼了,玩游戏、十字秀、葫芦丝、电子琴、书法、乒乓球、聊天……半夜的院里有琴声,有歌声,有笑声;乘凉的人多了,天上的星星也多了。一曲非专业的古筝式《小河淌水》,在星夜里回荡,飘渺得很远很远。女儿突然惊喜地喊起来:“妈,快看萤火虫!”我停止弹唱,转身抬眼,在小院夜空中,果然有只萤火虫在舞动;我们吃着透凉的西瓜,对着那萤火虫笑。

    女儿怜惜,没有伤害它。

    点一盏心灯……有时我想,半夜赶路的人,是否在意夜太黑,可有萤灯为他照亮?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