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08日 星期一
第A12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4月08日 星期一
人 物
理发师

    □ 岳凡

    过去,我生活在一个离镇上还有十里路的村子里,虽然路途不是很遥远,但每次去镇上都要翻过好几道梁子。为此,如果不是置办紧要的东西,是不会轻易前往的。

    像理发这种无足轻重的事,父亲更是不允许大费周折跑到镇上,因为这样会耽搁家里的活计。在父亲眼里,这不过是举手之劳。头发长了,父亲就翻出母亲平时裁剪布料的剪刀,然后笨拙地东一撮西一撮把我头发剪短,省事又省钱。父亲的手艺还真是一般,剪完后七长八短的,出去串门,小伙伴都嘲笑我,我也开始嫌弃父亲的手艺,不肯再让父亲帮我理发。

    无奈之下,父亲带我到村里的一个大伯家,大伯是村里名副其实的理发师,他到学校给学生理发,到各单位给干部理发,碰上赶集,他还挎着浅蓝色的帆布包到集市上,帮十里八村的人理发。大伯理发的技术娴熟,为人又和蔼可亲,村里上门找他理发的人络绎不绝。他也不是完全靠理发谋生,平时要下地干活,遇上农忙时节,深更半夜才牵着牛,扛着锄头,背着背篓回家,然后要等他喝完酒,吃完饭,抽根烟,才不紧不慢地摆出理发工具,梳子、刮胡刀、推剪、海绵,一应俱全。他理发就是讲究,清洗头发,穿上罩衣,修整头发,修边幅,井井有序。三下五除二,弄出漂亮的发型,我很满意,从此不受冷嘲热讽。

    父亲给他钱,他总是推搡不肯收。他说,乡里乡亲的,这不过是一根烟的功夫,区区小事,不足挂齿。所以我一直在大伯那免费蹭理,对他的敬佩也油然而生。

    后来道路通了,去镇上方便起来,陆陆续续的货车、拖拉机、三轮车出入村里,要理发,我就撒腿跑到镇上的理发店里,从此结束了在村里蹭理的日子。

    时隔多年,那天我开车回家,正好遇上大伯从镇上赶回村里,我让他搭了顺风车,一路上我们边走边唠,那一幕幕往事又都重现,剃须刀嚓嚓声又在耳畔回荡。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