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4月22日 星期一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4月22日 星期一
昆滇往事
儿时的翠湖

    □马正庭

    儿时翠湖的情景至今历历在目。一是离家十分近,二是学前时期常随邻居二位叔叔在翠湖钓鱼。那时的翠湖周边,没有如今的石栏杆,土堤岸边是阴湿的泥地,上面长满了过膝的青草,走进去就有一股泥土和芳草的气味,那是我们摘取寻找将军草的地方;道路也不是今天平直的水泥路,而是凸凹的卵石路;花木更远没有现在多,稀疏的树枝在风中寂寞地摇荡;那时的游人更少,大多时候不会超过百人。下午观鱼亭人多一些,不时有用木托盘装了油炸包子、炸糕叫卖的小贩;中秋节前后,还有叫卖糖炒板栗的流动小贩,为了保温,板栗装在厚草袋内盖了麻布。

    那时翠湖的湖水清亮无色,水面上满布浮萍,水下飘动着水草。一只只长脚的水马虫在水面轻盈划过,划出一条条细纹;时而浮萍摇动起来,冒出一个个气泡,那是鱼在游动、寻食——那时的翠湖是一种自然的、空旷的静谧的美!

    那时我还未上学,经常去翠湖——是随两位近乎成年但无工作的邻居叔叔去看鱼、钓鱼。两人父亲已逝,母亲开个手工鞋铺生意极少。他俩双眼在湖上四下搜寻,忽而说:“那儿有窝鱼”,顺眼望去,只见水面上浮萍在动还冒气泡,鱼我却没看到。他俩能判断水下鱼的大小,有时还带饵料去撒窝,过天就会带了鱼线短竿去偷钓。记得有一次曾钓起一条尺多长的乌棒(即乌鱼),那鱼却是像弯弓一般,他俩猜想是生长中被打伤过。钓到鱼后就在街口菜市卖了,我也跟去。做了许多次后,觉得为什么不分钱给我,跟他俩闹气说了,他们拿钱送到我家,父亲不收并说服了我。幼年时娃娃气地跟人较真我有好几次,弄得大人很难堪。

    两个叔叔就这样偷钓卖钱持续了很久,之后进了翠湖边的工厂,才过上了安定生活。而我这个幼年钓鱼随从,却根本未入门,至今已近八十,却从未有丝毫钓趣,更未举过一次钓竿。

    儿时的翠湖还有一样今天没有的东西——就是从翠湖向西流出,经钱局街地下哗哗流淌的清水流。儿时曾在钱局街上一年级,在原模范监外街面上一些撬开的石板下,就是一股哗哗流淌的清泉水,水中游动着极小的鱼儿。我经常在那儿流连,伸手去捉水中的小鱼,那鱼却躲得极快,难以捉到。这股泉水流入模范监后即成明流,宽约丈余。一次洗衣被水冲走,大人说通了门卫进入监内,在水流栅栏处取出了衣服,可见水流之急。这股泉水自古就有,不时有人在那里洗涤衣物;儿时我还在洪化桥靠翠湖端人家院内见到有泉水流出,可见翠湖地下泉水之多。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六十多年过去,带我钓鱼的两位叔叔已经作古。翠湖也今非昔比,华美的石栏围护岸边;宽阔平整的道路;绿树丛丛,繁花似锦,游人如炽;晚上路灯、地灯星星点点,美丽异常。

    我爱今天的翠湖;更痛惜那失去了的自然涌出的清亮透明的湖水,和那向西哗哗流淌的清泉水。

    (作者原工作单位:省化工研究院,76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