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闲话
那些动人的读书时刻

    □ 周琳

    据说“音乐能调节副交感神经,使人镇定”,静下心来看书时,也会有同等效果。那种愉悦不亚于安徒生童话里小鬼看到书里生发出一株美丽大树的景象,那是心情的昙花。书中自有颜如玉黄金屋对很多爱书人来说该是千真万确的吧。

    小学时去舅舅家,最喜欢那间单独和火车站候车室毗邻的小房间,那里有书,也不过是课本、故事会之类——初中英语课本散发着神秘气质,几角钱的故事会也甘之若饴。墙上的石灰味是回忆里书味的“伴侣”。小县城普通人家没什么可称道的书籍,不过那种看见字的喜悦,恐怕是现在纸质书籍、电子书“堆山填海”的盛况下难以体会到的。如今有时看到一个年老的路人在仔细阅读墙上的宣传材料,或家里老人戴着老花镜认真地阅读一份药品说明书,都会有种特别的感动,那种对字的审慎态度仿佛属于过去。

    从前生活艰辛,但是爱读书的我妈却舍得给我们订各种刊物,或者从单位图书室借书给我们看。一开始的《小朋友》和《看图说话》,满足了我形象思维高速发展时期的需要,许多有名的中外作家和童书画家的作品在这些儿童期刊上都会刊登。我妈用一种软绵绵的牛皮纸做封皮,杂志每攒一年就给合订成“线装书”,后来历经数次搬家遗憾丢失,现在偶尔在梦里回忆。以后订有《东方少年》《少年文艺》等杂志,书寄到时是最愉悦的时刻,周遭都鸟语花香起来。

    初中开始看中长篇小说,无非有什么看什么,所幸那时候的图书内容都挺丰富的,且老少咸宜。属于我的第一本真正意义上的长篇小说是邮电局门口书摊上买的《简爱》。一个插图也无的长故事,使我明确感觉自己从小孩子的形象思维过渡到了抽象思维,还在书扉上写了句评语:一本奇书。大学则是读小说的自由和浪漫主义时期:课间黄金10分钟是用来飞奔图书馆借小说的,相当于选修了第二专业。

    目前我最多的物质财产得算是书,最“广泛”的兴趣爱好是看书,我在其中住上了黄金屋,结识了颜如玉。虽然在读书界仍然处于白丁等级,却也学来两句话自勉——“窗白能留月,檐低不碍云”,读书又真能教人自许。

    是书籍做了铺路砖,使我的路干净了些,端直、辽远了些,渐渐地来到一个松涛阵阵,清风明月的境地。有种理论叫平行空间,说这世上有个另外的你在不同的空间里过着不同的生活,有不同的结局,可以说,书籍也为我创造了这么一方幽幽的小天地,我很幸运。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