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旧事
马帮下素

    □ 晓瑞

    某些事物那么逼真,却已经渐行渐远;某些记忆恍然入梦,惊醒时荡然无存。

    云南省保山市是古代“南方丝路”上的重要驿站,在遥远的汉代及以前,这里就存在着一条内外联结的重要通道,即“蜀身毒道”“南夷道”,通俗地讲就是“西南丝绸之路”。该道从今日的四川起,经云南的昭通、保山、腾冲城出缅甸。无奈的是,特别漫长的历史时期内,人们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马,所有货物的运输全靠人背马驮,马帮这一种大西南地区特有的交通运输方式,西南丝绸古道上的另类部落,支撑起一方风景,拼凑出奋斗者的咏叹。

    马帮,一群赶马人和一伙骡马的组合。赶马,听着那么轻松,不就是跟在马屁股前后走走路么?赶马人每天早起要上驮子,晚上要下驮子,吃中午饭要上驮下驮,路途中跑前跑后,马帮谚语:“赶马盘菜园,时时手不闲。”还要面对险恶而随时变化的环境,林深壁峭、风霜雨雪、烟瘴横行、饿狼猛虎,绝大部分时间穿行野外……赶马的艰苦、赶马人的辛酸,马帮每次踏上征程就是一次生与死的考验。歌谣唱道:“赶马到三年,小伙变老人。”“砍柴莫砍葡萄藤,嫁女莫嫁赶马人。”

    马帮经常出没于山间密林,远离市镇,购买不到新鲜菜蔬,餐食因陋就简。对于马帮来说,每次出发以前,或到了目的地、闹市,歇息时间长,就要买上些鲜猪肉,剔去骨,切为约一两重的方坨,洒上米酒和盐巴,使劲搓揉后放入麻袋或棕皮袋内,腌上三日,这个肉叫“下素”。马帮途中吃饭,没有充足的时间慢慢做,更无煮、炒、炖、蒸之类配备的设施,只能选择快速烹饪方法。所以马锅头们逐渐总结烹食技巧,形成了这种肉食的烹饪。马帮在山野歇脚,叫开哨,露宿叫打夜。驮子一落,马鞍一卸,骡马撒欢的撒欢、觅食的觅食,赶马人各司其职,放马的放马,检查的检查。

    马锅头们的生活非常简单,伙食几乎顿顿都是大杂烩。饭锅头找来干柴,石头架起锣锅,一锅是饭一锅是菜。菜的搭配因季节选择,青菜白菜、瓜果根茎,驮子上装着什么吃什么,多种菜一锅煮,下素绝对不遗漏。烈火生焰,菜煮烂后,生姜拍上一块,火烧辣子揉上一把,火烧盐往里一氽,“嗞”的一声,香气伴随着响声喷溅,人精神一拌,豺狼远远避逃。这里饭锅头呼唤:“牵锅啰!”大家立时聚拢来,撬一团饭,舀一勺菜,夹一坨肉,围着锣锅稀里哗啦欢吃起来,什么困厄苦痛,什么惊惧骇险,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马帮下素又叫“赶马肉”,它是马帮汉子们最即时的补偿。如今马帮早已销声匿迹,古道也淹没在历史的崇山峻岭中。人们却在赶马肉的基础上,推出了新的“马帮下素”菜肴。偶尔品尝一下这道菜肴,品尝那别具一格的风味,让人不得不佩服先辈们艰辛发奋中创造出的文明。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