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第A15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5月23日 星期四
人生絮语
爷孙童年

    □张祥华

    孙子这几天老爱翻那本日历向大人报告:“六一节快到啦,送我啥礼物呀?”他是顶聪明可爱的,起码在为父母和爷爷的眼里。每天从外界获取无数信息统统都装进了小小的脑袋里。从“中国一带一路战略到嫦娥四号探测器在月球背面着陆”,从“地球是圆的,我们为什么不会从上面掉下来”, 到“科幻电影《流浪地球》”“有马鞍为什么没有牛鞍”等等,其见闻与疑窦无穷无尽。

    和孙子相比,我们孤陋寡闻的童年似乎是一片空白,没有电视、没有巧克力、没有电动玩具,没有许多今天孙子所拥有的东西。但是,唯有一样是值得回味和欣慰的,那就是我们可以尽情地融进活生生的大自然。

    去年夏天我去了一趟重庆黑山风景区避暑,一踏进黑山谷深处,便被一片扑面而来的蝉鸣所震惊。久违了,知了!很有些年头没有听到了。这成百数千只蝉在浓荫的树林里高声合奏,顿时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儿时从地里挖出知了、上树抓知了、看知了蜕壳嘶鸣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

    有一位诗人曾描绘我儿时居住的那座小城是“乡村一般的城市”,确言其实。那时大街上有猫狗在人群中穿裆而行,有悠然的牛和牛车缓缓地踱过,赶牛的人举着小树枝不断地在吆喝。我家住在郊区,每天能听到不远处村庄里的鸡鸣、狗吠,和临近黄昏时母亲呼唤孩子回家时那拖得悠长的余音。

    我们那里地处一块小盆地,夏天奇热,晚饭后在户外乘凉时,我们便四处追蜻蜓、逐萤火虫、抓蚱蜢,或是躺在竹床上数星星,偶尔发现一颗星星在移动,大人便说是人造卫星。夏天是自由自在的日子,午觉是从来不睡的,等大人一走开就溜出去。那时工厂宿舍区的山坡地栽有许多桃树、枇杷和李子树,树上的果实从来没有熟透的,总是在这之前就不翼而飞了。每逢下雨就更忙了,没等雨停,我们就去附近农田地寻觅蚂蟥,再用盐来处死它,因为我们听说这是吸血的害虫。

    现在我城里的孙子已七岁了,他听说乡下有活生生的知了、有小蝌蚪、有萤火虫、有螳螂……,但从未亲眼目睹。在孙子刚能讲一句完整的话时,有一次他突发奇想,提了这么一个似乎不登大雅之堂的问题:“鸭子也会打鸣吗?”思之,确也情有可原,因为他从来就没有见过农田或池塘里一只觅食的鸭子,相比之下,孤陋寡闻的倒是孙子了。孙子幸逢生长在这个科技大发展的盛世,传统落后的东西在渐渐消除,但人与自然的距离也在疏远,这正是我们自己为我们的生活编织着一只无形的笼篱。

    当今已不是牛马进城的年代了,但孙子那双清澈无邪的眼睛分明还在企盼着。他会为一只闯进家门的飞蛾欣喜、欢呼,会对一只独行的蚂蚁感兴趣,也会注意那路旁一朵朵的小野花……

    (作者原工作单位:重庆万盛区房管分局工程队,65岁 )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