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6月05日 星期三
第A15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6月05日 星期三
世 相
渐行渐远的乳名

    □ 莫景春

    呱呱落地,一头拱在母亲温暖的怀里,吮着甜甜的乳汁。这白晶晶的乳汁渐渐凝结成了乳名,晶莹透亮,折射出母亲缕缕的慈爱。拥在怀里,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圆溜溜的脑瓜,轻拍着白嫩嫩的小屁股,不需任何绞尽脑汁的苦想,不需精美华丽的词藻,乳名如长在土地里朴实,在不经意的念念有词中,或是“泥伢子”或是“蛋皮儿”或是“豆豆”地叫开了,一字一顿,软软绵绵。

    走下了母亲的怀抱,乳名长得有些结实,便摇摇摆摆地走到了奶奶等老人的嘴上。母亲那温切的呼唤声只能在月亮爬上屋后的那座山时才姗姗来迟,伴着的是咸咸的汗味,母亲汗流浃背,挑着犁耙等农具物什疲惫不堪,没等放下,便迫不及待地张开双臂接住像小鸟一样飞来的孩子,乳名又声声唤起,这时的乳名好沉好重呀,载负着母亲无数艰辛的日子。然而常常是偎依着母亲甜甜地入睡,但梦一消失屋里已撒满白亮亮的光,身边是空荡荡的,母亲哪儿去了,不停地追问自己,那甜甜的乳名呼唤声哪儿去了?心中蓦地涌起无数的思念,控制不住放声大哭。

    屋外,一个苍老的声音呼唤着乳名急急地传来,熟悉而陌生。接着噔噔的急促的脚步声也由远及近,奶奶颤巍巍的瘦小身影出现在门口,像母亲一样,唤着乳名,轻轻抱起,伴着乳名,口里还哼着不知名的调子,哄着耍着,渐渐地哭声便在乳名的呼唤下弱下来。奶奶年老了,不能下地干活,便在家里看着我们几个小孩。奶奶常常坐在门槛上,依靠着门板,我们便在奶奶的目光里尽情地玩耍,打树上红通通的柿子,追咯咯的小鸡。

    人长得越大,走出的地方越远,乳名就被抛得越远。有一天它彻底地留藏在小溪边草地上,混入人海茫茫的陌生都市,再没有人提到乳名。除了学名,充耳的只是美妙的词语和充满敬意的称呼,冠冕堂皇,有一种登临高山面向大海的气势,什么长什么主任一天地被人叫个不停。看别人一脸的恭敬,自己便油然产生一种满足的快意。这些称呼犹如灿烂绚丽的玫瑰花,招惹着无数羡慕的目光,为我增光添彩,萦绕着一道耀眼的光环。我嗅着花香赏着花色,内心抑不住一阵阵激动兴奋。

    于是,耳朵每天在充满敬意的称呼中穿行,春风得意,意气风发。久而久之,微微感到充满敬意的表情里藏着一丝做作,令人羡慕的眼光中隐着一丝狡黠。我感到这朵玫瑰花渐渐凋褪为一朵艳丽的塑料花,呆板、凝滞,没有蓬勃的生机,倒是添了无数的虚伪。与其说是一种荣耀,不如说是一种摆设,心里忽地涌起莫名的失落孤寂。

    外面是流光溢彩的花花世界,屋内却是沉沉寂寂的,“丁零丁零”,电话铃急促地响了。话筒那头渺渺传来母亲熟悉亲切的呼唤乳名的声音,燕子般呢喃,却触动了生命里的每一根神经,让我疲于奔命的生活中的暮气沉沉,为之一震,久违了的称呼,仍是那样的温馨。乳名的两个字犹如美妙的音乐在房间荡漾开来,恢复了儿时的温馨和纯朴,一种早已远离了我灵魂的声音。

    紧贴着听筒,感受着母亲呼唤乳名的呢喃声,泪水肆意淌满脸颊。原来,乳名一直都不曾离开我一步,每时每刻在跟随着我,紧紧地躲在我的骨子里。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