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6月06日 星期四
第A08版:财 经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6月06日 星期四
身着汉服玩穿越“同袍”重金置裙衫
不少年轻人愿意花费数千元购买汉服 云南已经衍生出一条庞大经济产业链


穿着汉服,演绎传统文化之美


汉服同袍以女性为主


汉服消费已成大市场

    5年前,“汉服”还是一个带有极强学术色彩的标签或事物,离大部分市民依然有些距离。而今天,越来越多的汉服爱好者已将汉服带入各种生活场景。就云南汉服圈来说,围绕着汉服本身,已经衍生出一条不可小觑的庞大经济产业链。

    “云南汉服”影响力借社交媒体升温

    “上次金殿花朝节,穿汉服可免费入园,竟然有2000多人报名,且大部分是85、95后,这规模把我惊呆了。”昆明市民吴佩霞有些不敢相信。

    “前天我女儿的幼儿园老师和值日生都是穿着汉服接小朋友入园的。”80后的高女士说,遇到汉服爱好者的次数和场地越来越多,他们的存在感很强。

    在南强街开西餐厅的张老板见得更多,他告诉记者,在正义坊、南强街的一些网红打卡地,常能看到一些汉服爱好者聚集在一起,尤其是周末。往年只能看到些女孩子,现在也有男孩子身着汉服出门了。“我的朋友对汉服已达到痴迷的程度,无论去哪里旅游都要穿着汉服留影。这不,上周在朋友圈还看到对方在印度尼西亚的海滩上拍了一组汉服写真。”张老板说。

    近半年来,云南一大批汉服爱好者频现各种社交媒体,借由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的传播,“云南汉服”的影响力一下子升温不少。

    汉服自2003年引爆在云南高校传播活跃

    汉服在全国及云南的影响力是怎么引爆的?

    资深同袍李戎给记者“科普”了一下:汉服爱好者互称“同袍”,“同袍”一词出自《诗经·秦风·无衣》,原文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而引爆点来自2003年11月22日,河南电力工人王乐天穿上自制的汉服走上街头,引发了媒体和同好者的关注,自此后各地汉服初潮兴起,一批接触到“古风”“国学”以及“汉服”文化的年轻人纷纷在这股热潮的带动下成为各地的发起者,云南的不少汉服文化机构也在那时相继成立。

    2005年,在云南念大学的李戎因为做模特的机缘接触到了汉服圈,没想到,就此让汉服变成了自己的青春、事业和生活。“现在越来越多普通人走进了汉服的世界,喜欢并爱上了汉服这个元素。其中,汉服在高校的传播与传承最为活跃,几乎云南所有的高校都组建了汉服社团。”李戎说,在省外,同袍数量多,也善用各种传播手段,一家名为汉尚华联的广东汉服商家在抖音短视频上粉丝超过百万,发布的作品获赞量达942万个。虽然云南暂时还达不到这样的程度,但以云南来说,无论是同袍人数规模还是消费力都在逐年上升。

    作为云南最早的一批同袍,昆明汉文化社团的发起人方圆告诉记者,目前全国范围内的同袍或约300万人左右,其中云南同袍人数约有一两万人。

    全国同袍人数庞大汉服消费带动力强

    据百度贴吧“汉服吧”发布的一项圈内文章“2018汉服产业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0日,“汉服吧”的会员人数已达到930230人,比上年增长了9.87%。根据“汉服吧”在2018年做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在现今的汉服同袍中,女性占总数的88.21%,略降;男性占总数的11.79%,微增;现今汉服市场的总体消费人群已超过200万人。

    这样的一个同袍基数会带来怎样的一个汉服经济晴雨表呢?

    以淘宝2019年1月22日的数据为统计依据(仅限淘宝店),2018年度汉服产值排名第一的是广东广州的“汉尚华莲”。根据统计,该店2018年的产值为8000万元,是去年的两倍多;排名第二的是位于四川成都的“重回汉唐”,其2018年的产值超过5000万元;总产值排名第三的是位于浙江杭州的“十三余”,其2018年的总产值为3000多万元。统计还显示,进入淘宝汉服年度销售总产值前十名的最低门槛也已提升到11960776元,进入前二十强的门槛也已超过650万。

    云南某汉服品牌年销售额1000多万元

    方圆在大学毕业后,将兴趣爱好变成了自己的事业。她和伙伴一起,相继开创了锦瑟衣装、菩提雪两个汉服服装品牌。“目前在云南,汉服销售最多的还是两三百元左右价位的成衣。”方圆称,在尝试过低端汉服设计生产之后,现在的菩提雪品牌主要瞄准中高端汉服市场,采取的是预约上架销售的模式。

    2015年时,菩提雪品牌成衣的营业额约为400—500万。考虑到汉服在全国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这个营业额只能说还差得远。“我们一直找不到符合我们标准的、靠谱的代加工厂,在品牌刚成立之时,我们的生产力跟不上。”方圆告诉记者,看到市场潜力后,公司咬咬牙组建了制衣厂、绣花工厂,打通了上下游产业链。2018年,菩提雪汉服品牌的年销售额为1000多万元,其中有85%—90%的顾客来自全国各地,北上广、成都以及海外留学生是主要客群,云南顾客仅占5%-10%,但是目前消费能力也在增强。按这个销售规模来看,菩提雪销售量已经能排入全国电商销售前列。

    不止如此,目前,汉服销售也开始从网络走向实体店。“据我所知,昆明有几家汉服实体店,其次是建水、红河、临沧、大理、丽江等地也都有了。”方圆介绍,许多州(市)相继有了汉服组织后,购买力也在直线上升。

    链接

    汉服衍生产业也在逐渐发展

    除了服装,汉服文化所衍生的消费及生产力又如何呢?

    从一开始进入汉服圈,李戎就与友人一道开过汉服服装品牌店、成立汉服摄影工作室,注册公司做汉服传统活动策划并开办了汉服体验馆和尝试过汉服婚礼机构等。与此同时,在去年,他还成立了云南高校汉服联盟,可谓经历了汉服大半个产业链上的酸甜苦辣。

    方圆也在汉服圈外进行着不同尝试。围绕汉服服装,她开发了汉服首饰品牌——“花月砂”。旗下饰品目前定位也面向中高端市场,价格从四五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采访中,李戎与方圆均表示,随着同袍群体的逐渐扩增,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借助科技及互联网手段了解汉服文化,其中B站、抖音等社交平台对汉服推广“功不可没”。

    “汉服只是一个载体,事实上汉文化还包括古琴、香道、射箭、茶道等。许多资深同袍,已经不仅仅是通过穿着汉服来表达自己对汉文化的热爱,他们开始向古风、国风元素的产业渗透。无论是对国学、汉服文化的保护、消费、还是传承,这都是利好消息。”方圆说。

    据中国汉服网估算,2018年,整个汉服产业规模已达10.87亿元。在成都,许多商家对此市场的预判乐观,许多年轻人也表示,其实汉服消费是可持续度及重购率相对较高的商品。采访中,许多90后称,质量上乘的汉服服装产量较少,他们愿意为一条裙子等上半年,也愿意花费上千元为喜好买单。

    本报记者 张芳 文 李戎 供图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