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6月14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6月14日 星期五
家长里短
怀念母亲

    □陈世渝

    我和母亲在一块儿生活了62年。半个多世纪中,我们朝夕相伴,不曾分离,感情无比深厚。虽说生老病死,自然规律,谁也不能避免。但万万没有想到,2019年3月8日,母亲溘然长逝,让我难以接受。

    父母的老家在山西农村,父亲很早就参加了八路军,后来母亲随军,进了部队的被服厂,从此母亲便也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到部队后,母亲被分配到被服厂做鞋、锁扣眼和干一些杂活。母亲心灵手巧,经常得到领导表扬,没多久就当上了组长、班长,不久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母亲说,过去打仗抗击日本侵略的时候,吃糠咽菜,断顿饿肚,那是家常便饭;冒着枪林弹雨,经常风餐露宿,更是不在话下。有时,日本人的飞机,突然呜呜呜铺天盖地俯冲过来,炸弹、机关枪,就在我们身边轰隆隆地爆炸,嗖嗖嗖地扫射,随时随地都可能被炸死、打死!但那时似乎也并不怎么害怕,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打倒日本鬼子,解放全中国。母亲自参加革命起,硬是用一双粽子似的尖尖脚,走南闯北,南征北战,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最终走向胜利。

    常回想起一幕幕母亲对我倾注的爱,我就情不自禁潸然泪下。我当知青时,母亲数次来我那里,给我做饭,陪伴我,心疼我这个小儿子。有天我说,妈,好想吃饺子哟。但没有案板,母亲就在一张牛皮纸上擀面,用玻璃瓶做擀面棒,东拼西凑了些食材,忙了一下午,居然为我做出一顿香喷喷的饺子,羡慕得社员们说我好有福哦……

    母亲很能干。她每天买菜、做饭、料理家务,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井井有条,三天两头还变着花样做出可口的饭菜,使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有滋有味。可母亲却一天天老去,头发白了,牙齿掉了,背也驼了……看着母亲每日操劳的身影,我感到既幸福又心疼。我想,我惟有做个最有孝心的儿子,才能报答母亲的养育之恩。

    母亲戎马生涯的前半生,把最美好的青春奉献给了革命事业,转业后在地方工作,一干就是几十年。这些年,逢年过节或党的生日,社区和区里的领导,都要来慰问母亲。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一位区委干部来到我家,握着母亲的手亲切地说:“老人家,过去您为党和国家作出了贡献,现在年纪大了,一定要好好保重身体,幸福生活,100岁时我们来给您祝寿,喝您的喜酒。”然后他又笑呵呵说:“您真不简单啊,您的党龄比我年龄还大!”

    我们几姊妹早已商量好了,母亲100岁大寿时,要给母亲热闹隆重地好好举办一场生日宴会。亲戚朋友,街坊邻居,早就想好要来给母亲庆贺百岁生日,沾沾喜气。社区、街道党委书记也多次说,母亲百岁生日那天,还要请报社、电视台来报道、摄像,把老革命的故事讲给大家听……母亲听了非常高兴,她盼望着、念叨着,甚至连做梦都期待着这一天。但遗憾的是,天公不作美,不遂人愿,仅差半年,母亲就满100岁了,却没有等到这一天。

    如今,母亲安详地睡在苍松翠柏、花团簇拥、群山环抱、环境幽静的陵园里,我想,她虽没过上百岁生日,但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作者原工作单位:重庆新华化工厂,62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