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7月16日 星期二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7月16日 星期二
峥嵘岁月
难忘的1958年

    □尹伊

    1958年,我即将大学毕业。原来一心只想利用这仅有的宝贵时光,多积累些学识与经验,为走上讲台做合格的中学教师做好准备。因时代与命运的巧合,这一年的境遇都超乎我的想像。

    这一年,在总路线(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号召之下,全国都在轰轰烈烈地大干快上、大跃进、兴修水利、大炼钢铁、超英赶美。大学生无疑是这支劳动大军中的主力。正如歌中所唱:“哪里需要哪里去,打起背包就出发”。

    开春,我们被分去疏通昆明枧槽河。当时是住在小街乡农民家,食堂是露天的,开饭时饭菜就摆在村道旁的场子上,风吹起的灰尘落到碗里,同学们只当是加作料,饭总得吃啊。每天到工地上重复着简单而繁重的劳动——挖呀!抬啊!这时节,地里的小麦已经收完,大田已翻过,中午休息,我们就横一条、竖一条地躺在那些晒着的大块大块的土垡上。十多天后,看着修整好的河道坡面闪亮、河底清爽,俨然是旧貌换新颜,我想这就是我们集体劳动的价值。

    5月,我们赴禄劝县劳动、扫盲。当时没有车,全靠脚走,还要各自背上被盖行装。第一天到富民,第二天、第三天……天天都在走,每天行程均不少于60公里。因为我被抽调到学院组织的调查小分队,所以没有固定的扫盲地点。当时并非村村都通公路,大部分时间都行进在山峦中的小路上,走过最长的坡道是15公里。每到一村,晚饭后就到当地的村小或村办事处,了解当地的扫盲情况,村民们白天要出工劳作,只有晚上才能聚起。所到之处,大部分没有电灯,都是举着松明子火把来,事情办完个个的手指、鼻孔全被熏黑。日复一日,走遍了禄劝的皎西、皎平、大松树、达作卧,直到撒营盘。那些风里来、雨里去的行程,锻炼了我的腿脚,终生受益,至今虽进入耄耋之年,但还能健步行走。

    6月,又到玉案山挖铁矿。就住在筇竹寺,男生多住大殿,女生少住偏殿,卧具就铺在那些泥菩萨的脚下。有的班级负责从山上的石缝中挖出矿石,我们的任务是把挖出的矿石一堆一堆集中起来,并肩挑或手抬送到公路边。等卡车来运回校园,给操场上建起的小高炉炼铁(这些任务又由在校的班级负责)。在完成挖运矿石任务的间隙,我们还有机会进行实弹射击等军事训练。

    7月,我们又转移到黑林铺,为正在筹建的云南冶炼厂挖电解车间的基坑,坑深要求是6米。先是人挖人抬,后为了加快进度,技术工人用炸药爆破后,我们就将土方一筐一筐抬上来。越挖越深,坡度越来越大,支撑上下的木梯也越来越高。一日三班倒,中间也不休息,出工前吃一顿,收工后又吃一顿,粮食保证供给。住的是木板搭建的工棚,楼梯是木板,隔墙是木板,地面是木板,床也是木板,稍有走动到处都在嘎吱嘎吱响。只因那时年轻,不受条件的干扰,累了倒下就能入睡。多年以后,每经云南冶炼厂,我都会想起,这里的厂房有我曾经流下的汗水。

    按常规,无论何种专业,毕业前须进行实习。但在那特殊的历史时期,我们无法找到实习的基地,因为全民都在大炼钢铁。直到10月,我到市郊一所中学报到时,只找到一位总务处的教师,她说校长带高中部师生到昆一钢参加钢铁会战了。第一次见到我的学生是在学校的菜园里,他们正在开耕土地,准备种菜。我的教师生涯是从菜地里开始的。

    难忘的1958年,铭刻于心、永不磨灭。

    (作者原工作单位:昆明幼儿师范学校,80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