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7月22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7月22日 星期一
峥嵘岁月
木棉花枕头

    □唐朝均

    木棉花又叫攀枝花,至今我还保留着一个用木棉花做的枕头,每天我都会枕着这个枕头入睡。这个枕头是1980年夏天我在保山昌宁柯街当兵时做的,算起来这个枕头已经陪伴我39年了。

    连队驻地属于亚热带气候,营区内外生长着许多木棉花树,每年二三月在还没有树叶的情况下,木棉花树上就会盛开出红色的花朵,花落之后便长出椭圆形的果实,果实在夏天成熟,成熟之后果壳就会裂开,此时壳中的棉花状絮状物就会从树上飘落下来,这种絮状物就是木棉花。木棉花质地柔软,有祛风除湿活血止痛的功效。听老兵们说,它可以用来做枕头。

    我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在营区内外拣木棉花絮状物,大概拣了四五次吧,积累的量就够做一个枕头了。

    在同一批兵中,有几个战友先于我做了木棉花枕头。我照着他们的做法,星期天去柯街商店购买了花布,做了一个内套。这个内套只能装一公斤左右的木棉花,装满之后大约有5厘米厚,薄薄的软软的,头枕上去感觉很舒服。如果作为单独的枕头使用,显得薄了点,如果垫在小包袱上作为副枕一起使用,高度和舒适度就刚好合适。

    那个时候,正规班排的战士晚上都是统一用小包袱来做枕头枕着睡觉的。小包袱里边装的都是紧急情况下要随身携带的物资。用这样的包袱来当枕头枕着睡觉感觉不是太好。虽说如此,但是当时的内务条令规定只能用小包袱枕着睡觉。因此我的木棉花枕头做好之后只能放在储藏室的提包里。后来我到连队当文书,与通信员和卫生员三人单独住在连部,才有机会使用木棉花枕头。

    军队院校恢复招生的第一年我就考上了军校,我把木棉花枕头也带到了军校。军校的内务卫生要求比连队更为严格,我只能将枕头白天放到床头柜里边,到晚上睡觉时才悄悄拿出来垫着睡觉。读军校三年,几乎天天晚上重复着这样的动作。

    真正名正言顺将木棉花枕头摆放在床上作为枕头,是在我当了军官以后,那个时候我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内务卫生没有了以前正规班排的那种要求。

    后来我成了家,先后四次在部队团以上单位之间提升调动,换过很多住的地方,即使是工作和生活条件都有了很大改善,我都没有舍得把这个枕头丢掉。到现在我仍然将这个木棉花枕头作为睡觉时的副枕,放在别的枕头上面垫着看书或者睡觉。年纪慢慢增大,枕头可以适当高一些。

    就在前两天,我还在微信上与我同时入伍的老乡说起在连队当兵时做木棉花枕头的事情,几十年过去了,他们也都还清楚地记得这些事情。

    这个枕头作为我军旅生活以及人生的见证,我哪里会舍得丢掉呢?我想接下来的人生,会继续与它为伴了。

    (作者原工作单位:昆明市委宣传部,59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