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第A13版:时评    
       
版面导航

第A02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9月10日 星期二
“女士优先车厢”把问题搞复杂了

    特约评论员 然玉 

    城市地铁,既带有公共服务的属性,又有“付费购买”的商业属性。

    近年来,深圳地铁在国内率先设立女士优先车厢。但是,由于缺乏约束,该车厢内还是挤满了男乘客。《深圳经济特区文明行为促进条例(草案修改稿)》规定,地铁可以设立优先车厢,在高峰时段优先车厢可以仅供残疾人、未成年人、女性等有需要的人士乘坐,对于乘坐优先车厢的其他乘客,地铁工作人员应当劝离。(9月9日《晶报》)

    作为一种倡导性规定的产物,地铁“女士优先车厢”在各地尽管早有实践,但客观说来其效果还是不尽如人意。“由于缺乏约束,女性优先车厢内还是挤满了男乘客”,深圳出现的这一状况,并不是孤例。为此求解,当地已在考虑修改立法,明确“女士优先车厢高峰时段限制男士乘坐”。从一种柔性倡议,升格为强制或半强制性的“公共规则”,其本质已然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也正因为此,我们重新评估此事时,更须慎之又慎。

    需要厘清的是,设立地铁“女士优先车厢”,其实并没有上位法层面的必然依据,这与“母婴室”等存在着本质区别。现实中,各地之所以推出“女士优先车厢”,大致都是基于两个方面的理由:其一,“女士优先”是社会美德,男性成员天然有保护、礼让女性的道德义务;其二,则是“女性权益保护不到位”的客观事实,地铁内“骚扰”频发倒逼着技术化的应对手段……在这种解释框架内,“女士优先车厢”并不难得到广泛支持。

    当然了,主观上、口头上“支持”是一回事,而现实场景下怎么做则是另一回事。在地铁运力整体供不应求的前提下,许多男乘客情急赶时间多半是顾不得“绅士”、管不上“羞赧”的。“女士优先车厢”还是挤满男乘客,这并不奇怪:在所有车厢都满满当当的时候,能够“挤上车”就是压倒一切的,哪还管得了其他!理论上,强制“限制男士乘坐”的确能解决问题,而麻烦的是,这势必又会激起新的问题。

    城市地铁,既带有公共服务的属性,又有“付费购买”的商业属性。其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禁止男士乘坐某些车厢,势必会影响其平等享受公交服务的权利,也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差异化对待消费者”的市场歧视……一旦涉及到对市民利益、消费权益的“调整”,争议就变得复杂起来。并且,也应明确的是,“女士优先车厢高峰时段限制男士乘坐”,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以计划思维干预了供需关系的自发配置,这必然会加剧“短缺”。

    地铁“女士优先车厢”不等于“女士专用车厢”,从一个柔性的倡议,到一个被普遍遵从的“规则”,过度仰仗立法所带来的强制性支撑,也许并不是最好的选项。与之相较,以更广泛的舆论动员、更周到的现场秩序引导,来争取男性乘客的主动认同,或许要来得更为可行。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