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昆滇往事
一条小路,一缕乡愁

    □自登贤

    景谷芒竜村是养育我的故乡,在连绵起伏的大山里有一条小路叫黑岩路,它在别人眼里是再普通不过的小路,于我则是此生难忘的记忆。

    过去,小景谷海子街市场繁荣,是凤山和小景谷两乡间的主要集市交易地。从我们村去海子街的唯一通道就是黑岩路。从我记事起,我天天见到从小孩到老人,人背肩扛,在路上艰难往返。一路要经过幽深峡谷、绝壁悬崖和黑风旋转的风洞口。在路上经常会发生摔崖亡命,被毒蛇咬伤,被野兽攻击,被盗匪抢劫、杀害等事件。新中国成立以前,我父亲为了家人的生存,每逢赶集日都得运送农副产品到海子街交易。有一天,他在赶集返回的途中,被两个持刀盗匪抢劫,身上被洗劫一空,但我父亲有智有勇,才能九死一生。在我的童年,不知有多少次都被父亲与歹徒激烈搏斗的惨景噩梦惊醒。过去的几十年,当地百姓为改善这条通道而流血流汗,可芒竜与外地的交通仍被大山阻隔,当地百姓一直在贫困线以下挣扎。

    党的十八大以后,党中央作出的精准扶贫部署,像强劲春风吹进芒竜大山,县、乡人民政府投资开发芒竜公路的计划正式实施。我的心情特别激动,辗转反侧,拨动了我儿时的心灵,于是,我便专门从昆明奔回老家。我出于对山路的特殊情怀,便和我五弟专门用了两天时间,沿着我父亲曾经走过的脚印亦步亦趋前行。我无心去看野花的颜色、聆听小鸟的叫声和知了的嘶鸣,脑海里不断出现父亲和乡亲们在山路里艰难前行的画面。

    过了两年,我按捺不住喜悦和激动的心情,迫不及待又专门从省城赶回老家去看新公路。经过工人和乡亲们七百多天的昼夜奋战,公路胜利竣工,乡亲们多年盼望的心愿终于实现。它虽然只有4米5宽,十几公里长,但在我心中是一条多么宏伟、多么宽广而延伸远方的大道。公路时而像一条白色的巨蟒奋力盘山而上,时而像巨龙穿山越岭。站在大黑岩山顶上俯望,新农舍炊烟袅袅,层层梯田,欢快的芒竜小溪,农田青苗,油菜地都被崭新的水泥公路搂抱在怀中。田园山寨和山花编制在一起,构成一幅美丽的田园山水画卷。我想,如果我父亲还在,父亲看到新公路不知有多开心。

    又过了两年,我再次返乡时,一路车水马龙。车轮子代替了脚板子,交通靠走已成为历史,公路已经步入小康快车道。农村里的农副产品运进城,先进科技、教育、卫生进了老寨山。人员流动起来,富余劳动力走出大山去外地打工挣钱,农民的腰包鼓起来了,茅草房变成了瓦房。村里明亮的电灯替代了油灯,做饭、炒菜、烧水、烤火都用电或气。村民饮、用山泉水,吃生态食物,电饭锅、电炒锅、热水器取代了过去烧柴的黑火焰锅。老乡的日子好过我开心。

    一条普通的小路,见证了家乡景谷的变迁,不仅是一条致富路,它溶化在我偾张的血脉中、奔涌的思绪里,是我魂牵梦萦的乡愁。

    (作者工作单位:昆明市五华区金鼎山军休所,70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