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夕阳之歌
采菊花

    □尹祖泽

    又到野菊花开放季节了。天蒙蒙亮,妻子和我各提一个竹篮去村后的山上采野菊花。我们采野菊花是晒干了用来做药枕的。

    山路弯弯,羊肠小道,仅容一人通过。路面沙石滑脚,我一边爬,一边往后看,不时地提醒妻子要抓住路边的草柯树枝,踩稳脚。爬了一段距离,我感觉心跳加快,气喘脚软,腾腾热气从与大山磨擦的脚底板升起,传遍全身;身上的毛细孔张开了,“汗泉”持续不断汩汩流淌,溅落在砾石沙尘上,留下模糊的印迹。汗迹脚迹连贯一气,展示出山路的漫长,也显示了力的坚忍不拔。耗时一个多小时,妻子和我从沟底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爬上了山坡。“我们爬上来啦!”妻子双臂张扬,面对群山大声呼叫。群山回音“爬——上——来——啦!” 好似在欢迎我们的到来。

    山风吹在汗湿淋淋的身上,透凉转冷,有那“高处不胜寒”的写意。我招呼妻子穿上了外衣。站定,往东方看去,洱海平滑得像一面硕大的蓝镜子纹丝不动。一抹红光横陈水天之间,红光上方,堆砌着一堵黑云。黑云企图压住红光,但张扬的红光往上顶撑,往黑云里钻、渗透。渐渐地黑云被浸红、分解,最终转化为一条粉色的绸缎,千针万线在这条绸缎上穿梭、跳跃,刺绣出一匹金光闪闪的彩带。“多美呀!”妻子由衷地赞叹道。随即拿手机拍下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和煦的阳光照临我身,温暖驱寒。我饶有兴致地环顾四周,山体馒头状,顶端平缓,四面陡峭,与儿时的记忆没有太大的变化。山坡上野菊花开放,这里一簇是黄灿灿的,那里一片是白生生的,还有黄白杂居的,鲜嫩可人。我俩不忙摘花,提篮漫步于菊花间,拿出手机互拍风景照:我躺下,支起上身,头由野菊花空隙中钻出来,摇曳的菊花伸着粉嫩的小嘴亲吻我的脸庞,那丝丝挠痒痒的快感,让我禁不住开怀大笑,妻子趁机拍了下来,然后翻给我看。看见自己被野菊花簇拥乐不可支的模样儿,我觉得自己年轻了许多。妻戴着我给她扎的花环,盘腿坐在一簇野菊花旁;她右手抱着一把黄白相间的菊花,左手抬起来,食指和中指张开,做出“V” 的手势,脸上露出顽皮的笑容,我趁机拍下她开心一刻的美丽……

    玩够了,我俩喜不自胜地摘菊花。菊花,我儿时的玩伴,远离尘嚣、污染,清纯的模样没有变,清香的味儿撩人心怀。它们仰着灿烂的笑脸,好像在说,快来摘我们吧,我们会给你营造一个温馨的环境,让你睡一个安稳的觉。妻子和我喜不自胜地把一朵朵野菊花摘下来放进竹篮。摘了一个小时左右,竹篮装不下了,我俩才罢手。看着这满篮子的菊花,我突然领悟到与其在家吟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不如身体力行地爬爬山亲近自然,且能健身开阔心胸、获取摘菊花带来的喜悦,再加上夫妻之间“夕阳恋”的温馨情怀,生活不就如一杯意味深长的甜茶吗?

    (作者原工作单位:景洪市第二建筑公司,70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