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9月19日 星期四
人生絮语
奇异的鸟瞰神器

    □蔡谓权

    初中时作文写游记,囿于那时的条件,大家的题材不外乎昆明市内或近郊的名胜古迹。记得我写的是登临龙门,着墨最多处是扑在龙门石栏上的俯视:只见山脚下公路上如蚂蚁般蠕动的行人,一条笔直窄长的土埂分割了草海和滇池,两头尖的小渔船像飘浮在水面上的点点谷壳……老师的批改精到,在“俯视”上方用红笔写了“鸟瞰”两字。当时懵懂不知其意,翻出1962年版《新华字典》才得知,“鸟瞰”:从高处向下看。似乎懂了,但又存疑,觉得鸟瞰还须两个条件,一是高度要足够,如有人来喊,我从三楼窗口探头,怕是不能称鸟瞰吧。二是当面要开阔,因为鸟是凌空才能飞翔的嘛。

    后来出差乘飞机,心想两个条件都具备,可以好好体验何为鸟瞰了。殊不知飞机的巡航高度在七千米至一万二千米,地上场景隐隐约约,不识庐山真面目。只有在起飞和降落时,才能勉强鸟瞰,但景物转瞬即逝,还因舷窗玻璃的弧度而变形走样。所以在我的思维定式中,自由自在的鸟瞰真是难求难遇的玄机。

    前段时间,有位老同学在群里转了个视频,无人机拍摄的北疆美景,喀那斯、禾木乡、图瓦村,多么熟悉的地名,何等亲切的风光,我曾脚踏实地到过住下的地方。相比无人机的鸟瞰,我的图像相形见绌,经历沦于浅薄,它飞临我上不去的山巅,穿越我下不去的河谷,我在森林中仰望树梢,它却凌驾于林海之上。那架座垫见方高不盈尺的无人机,上下俯仰升降自如,前后左右纵横自由,环形绕圈旋转自然,还能定点旋停,它敏锐的天眼帮助人们开阔了视野,深化了认知,真不愧是鸟瞰神器啊。

    无人机还有出乎意料的奇异功能,它会颠覆人们原有的概念,变熟悉为陌生。8月19日春城晚报8、9两版刊登了大小7幅《鸟瞰昆明》的图片,开始我故意忽略图下的小标题,两眼专注于画面,令人讶异的是竟然一幅都不认识,拿给妻看,同样茫然。后图题对应,细致辨別,还是疑惑不解,这些地方我们都去过N次,特别是翠湖、金马碧鸡坊、陆军讲武堂,老昆明哪能不识?但图片是新华社发布的,权威性不容置疑。老痴了?我们大吃一惊,过后冷静分析,才恍然大悟,差异原因盖源于人机有别,鸟瞰神器航拍时的高度和角度人不能及,以最大那幅瀑布公园为例,我们在步廊上抬头观瀑时,背景中必有那不相般配的高楼。而无人机近乎垂直的拍摄,为突显瀑布,自然可以规避有碍观瞻的景物。也因为太高,图片难以体现我们接近瀑布时那种劈头盖脸滂沱飞泻的水势,所以看了不像事出有因。变换思路后,我从独特的门楼、姜黄色的围墙认出了陆军讲武堂,又从水面上角尺般的九曲桥看到了翠湖。金马碧鸡坊、大观楼、云南民族村也勉强认出来,至于屋顶高大华丽的滇池国际会展中心,就算是待解之谜吧。

    (作者原单位:云南省医药工业公司,73岁)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