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9月24日 星期二
美 食
蚱蜢正肥时

    □ 路来森

    读李清照的词《武陵春》,读至“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的句子,就每每产生一些怀想:这“舴艋舟”,到底是什么样子呢?“舴艋舟”,训曰:形似蚱蜢的小船。蚱蜢,乡下人一般叫蚂蚱,蚂蚱分齐头和尖头两种类型。想来,这“舴艋舟”,应当是形似尖头蚱蜢的小船了。窄而修长,轻便,且捷于提高速度。

    那种细而尖头的蚱蜢,草绿色,尖头处,伸一长须,分雌雄两种。雄者,体型娇小,飞动起来发出呱嗒呱嗒的声音,极是清脆,能传出很远,乡人因声赋名,俗称“呱嗒板子”;雌者,体型大,乡人称之“双母夹”,不知何意。中秋时分,“双母夹”已成熟,满肚子的蚱蜢籽。所以,进入秋天,便是捕蚱蜢的季节,第一要捕捉的就是“双母夹”了。“双母夹”,常常隐于田头,或者阡陌的草丛中,又加上它本身是草绿色,很难寻找。但“双母夹”有一个特点,就是喜欢雌雄相随。雄性的“呱嗒板子”会飞起,四处寻觅,飞向雌性的“双母夹”所在的地方。故尔,人,一听到发出的“呱嗒呱嗒”的声音,然后循着“呱嗒板子”栖落的地方寻找,大多就能找到“双母夹”了。捕“双母夹”,必得在其抛籽之前,看中的就是它那满肚子金黄的蚱蜢籽;否则,一旦抛籽,“双母夹”就只剩下一肚子的草屎了。

    季秋时分,草木衰枯,田野里,多的是“土蚂蚱”和“蹬倒山”。“土蚂蚱”,极小;“蹬倒山”极大。“土蚂蚱”,顾名思义,色如黄土,如在静止状态,它伏在地面上,是很难辨的。但“土蚂蚱”有一特性:好动,似乎总在不断蹦跳之中。“土蚂蚱”,翅,极短,飞翔不起,只好靠蹦跳前行了。其不仅蹦跳的速度快,尺距也大,每蹦跳一次,总有几步之遥。所以,捕捉“土蚂蚱”,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用力过猛,人体就会前倾扑地,甚至于擦破手掌。“蹬倒山”,色呈黄绿色,体型大,有两只有力的后腿,因其后腿力量大,所以,乡人才呼之“蹬倒山”,意为连山也能蹬倒。“蹬倒山”,后腿上长有锯齿形尖刺,当受到人的攻击时,“蹬倒山”会突然蹬动它的双腿,刺伤人的皮肤,借之逃逸。捕捉“蹬倒山”,是一件大有意思的事情,因其出现很有规律。早晨,太阳刚刚出来,“蹬倒山”一般会待在山坡的东面,向阳处的沙堆上,大概是借助晒太阳,提升体温。而且,季秋时分,“蹬倒山”喜欢雌雄同在,你顺着某一山坡东面的沙堆寻找,总会找到“蹬倒山”的,并且大多是雌雄双得。中午,天热的时候,“蹬倒山”又喜欢踞在刺槐树向阳处的叶片上,它的身体,还能发出一种亮光,故尔,小孩子就特制一网罩,绑在杆头儿上,发现亮光闪烁的“蹬倒山”,用力扣下,百扣百中。

    蚱蜢中,有一种很特别、很稀少的品种,传说是蝈蝈的雌体。体肥大,特别是肚子,秋末,贮满了蚱蜢籽,给人一种大腹便便的感觉。煎炒烹食,香美极了。无翅,亦不能蹦跳,只是蠕蠕而行,故尔,极易捕捉。这几年,似乎不见了,很是叫人遗憾。

    乡下,捕捉蚱蜢的,大多是牧人和孩子。牧人,把牛羊放在山上,任其自由吃草。自己,就手持鞭杆儿,在草丛中拨来拨去,捕捉蚱蜢。捕捉到的,即以草梗串起,然后插于头顶的斗笠上,等到黄昏牧归,已是满笠蚱蜢了。小孩子捕捉蚱蜢,更重要的是一份玩趣。于田野中,一边行走,一边捕捉蚱蜢,天高地远,很是满足了孩子们的那种本然的野性。

    那,似乎也是人对自然的,一种最有情趣的诠释了。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