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09月25日 星期三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09月25日 星期三
记忆深处的国庆节
闲话

    □ 李仙云

    在这木樨飘香,红枫漫舞,彩菊俏绽的秋日,我们迎来了共和国七十周年华诞,街道两侧已悬挂了鲜红的五星红旗,到处张灯结彩,一派喜庆祥和。公园里,老人们悠闲地踱步赏花,恋人们挽手落座于翠竹掩映的长椅上,孩子们则追逐嬉戏,或坐在旋转木马上开怀畅笑。阳光丝丝缕缕静撒于石桥上,金色的亮光折射出几分古意盎然和岁月印痕,美景唤流年,我的思绪也不由得穿梭于那些记忆深处的国庆节。

    儿时和父亲在省城,记得那年国庆节放假,“秦腔迷”的父亲竟弄到了西安易俗社的戏票,他满心欢喜要带我看秦腔现代剧《血泪仇》,可我闹腾着要去兴庆公园划船,父亲拗不过我,一大清早就带我去兴庆公园,那是我第一次坐船,父亲划着船桨,小船儿在湖中荡荡悠悠,几次站立不稳,我都跌坐在父亲怀里。下午,父亲又牵着我的手,兴致浓浓乘电车去看戏。当几位秦腔名家出现在台上,台下竟是雷鸣般的掌声,父亲更是激动得把我搂在怀里,不停地告诉我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名角呢,年幼不懂戏之乐的我,弄得父亲像是“鸡对鸭说”。可看到王厚仁一家,被国民党反动派迫害得家破人亡,幼小的孩子都没了亲娘,我哭得像个泪人。当王厚仁携家人投奔陕甘宁边区,日子终于苦尽甘来,我长舒一口气对父亲说:“这下不用再怕了!”父亲对我竖起大拇指夸道:“我仙娃也能看懂戏了!”

    我的少年时代随做狱警的父亲在陕北度过,在那偏僻而人烟罕至的大山深处,每逢国庆节,场部和学校都会编排文艺汇演。至今还记得,哥哥他们站着表演的节目是集体大合唱《我的中国心》,我当时还纳闷,为何后面的演唱者总盯着前排的后背看,转身的一刻,台下像炸了锅,原来他们背上都“背”着歌词啊,一转身,白纸黑字全露馅了。那次,我们身着朝鲜族服装跳《彩云追月》,在舞台一侧看到台下黑压压一片,我紧张得腿肚子都抽筋,上台表演时,灯光一亮,竟全然看不到台下,我们跟随着音乐的悠悠节拍,竟比每次彩排都跳得完美,大家默契配合还算妙曼地舞出了风采,一曲结束,台下掌声雷动。

    记得上世纪80年代初,那时场部已有了彩色电视机,那年国庆,在逼仄而拥挤的场部会议室,我挤在人群中看国庆大阅兵,当女兵们英姿飒爽地走过天安门广场,看得我热血沸腾,神往不已。第二天我就对父亲“郑重宣布”,我长大了也要当兵,父亲摇摇头叹道:“真是个孩子,想起一出是一出。”1999年国庆,那年我儿子刚满10个月,恰逢国庆50周年庆典,这场世纪大阅兵,看得人激情澎湃,看到海陆空三军的阵势和我国国防和现代化军事力量的发达,真让人为祖国母亲自豪!连抱在母亲怀里的儿子,都不哭不闹,睁着大大的眼睛看得直拍小手,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喊:“好!”

    “我们祝福你的生日,我的中国,愿你永远没有忧虑,永远宁静……”耳畔不知何时飘来这首歌,也让我瞬间从往昔的岁月“穿越”而回,是啊,70载风风雨雨,我们迎来今天的盛世和平,惟愿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