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城 里
让城市生活更美好

    □ 李晓

    在路遥的中篇小说《人生》里,男主人公高加林从农村走向城市,也由此改变了他的人生,后来命运又把他打回原形,从城市回到了农村。在城市与农村之间,生活上有着很大的落差,这种落差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很明显,城市马路宽阔,高楼林立,人声鼎沸,灯火璀璨,信息灵通,农村人生活闭塞,差不多一辈子匍匐在泥土里求食,浸透了艰辛。

    而今,许多城市人却很向往乡村生活,不过这个时候的乡村更多意义上是诗化了的山水田园、庭院人家。流淌在城市上空的袅袅乡愁,有很多是对乡村生活的怀念,对老城老街生活的深情眺望。

    如何让城市生活更美好,让城市生活流入每一个人的血液?毕竟,在不久的岁月里,城市也成为我们的精神原乡,并升腾为集体的乡愁。

    我妈今年74岁了。10多年前,她被我接到城市居住。刚来城市的每天早晨,她都会扛着锄头到楼下花园里去锄草。这个重复的动作,是她在乡村生活了几十年后的惯性,她跌跌撞撞来到这个车水马龙的城市,在马路上,她高一脚浅一脚地走路,完全是一副找不到自信的迷茫眼神。她常常趴在阳台上,望着老家群山的背影发呆。每当看见我妈在阳台上孤单的身影,我的心就隐隐作痛。

    我妈对我说,在城市,她听不见鸟鸣。在城市,她一眼望出去,是高楼与高楼的拥挤……我就想,我们的城市,一天一天生长的城市,真的让人感到美好吗?

    每当我看到旧城拆迁后的一片废墟、瓦砾残壁,我就感到心里的一根弦轻微地折断了。这根弦,就是连接城市过去与今天的回忆之弦。其实,在城市中生活的人,很多人是找不到故乡的,他们的故乡就是一个漂移的巨大板块,板块与板块几乎是相似的钢筋水泥。

    当我看到这个城市一些怀旧的老人,来到一些所剩不多的四合院门前、牌楼瓦檐下,我似乎能触摸到他们内心的隐秘,听见他们青烟一样的叹息。有所保留与整体拆迁,永远是这个城市争论不休的话题,但最后,几乎都被拆迁机器轰鸣的声音淹没。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我的梦中,常常出现青石板上的青苔,古巷子里的竹帘与飘摇的灯笼。这是我一个人停留在记忆里的黑白电影。

    让城市生活更美好,是城市里每一个居民最本真的愿望。我常常想,能不能在城市里给像我妈这样的人,开辟出一小块菜园,哪怕只有邮票那么大一块,润湿一下他们的心田。幸运的是,这个城市,提出了要建设绿色城市、花园城市的目标,这是城市居民们最美的眺望。我在苏州、大连、丽江和凤凰古城,看到绿荫覆盖下城市的淡妆,听到水声潺潺里城市的心跳,我就捂住胸口说,生活在这样的城市,是多么幸福啊。

    有人说,从空中俯瞰和想象:西安,是一片老城墙;成都,是青瓦下茶馆里的茶叶浮动;北京,是巍峨故宫;柔美苏州,是园林……这些从空中感觉到一个城市的景象,我想,就是一个城市的灵魂之一了。一个城市没有灵魂,只有骨架,遍布着荒芜的水泥森林,那注定是一个精神在流浪的城市。

    一个城市的遗产到底是什么?是这个城市文化与精神的传承,也是一砖一瓦背后里光阴的故事。城市的遗产,是要让后来的人们,生活得更美好、更幸福。

    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这里,我们拥有有温度有爱意的生活,也拥有缓慢的属于凝望的光阴,比如城市的绿阴,城市的古建筑遗产,城市的博物馆,城市的书香,城市绵延相传的传统礼仪文明……这些属于城市的记忆底片可以找到一处显影的空间。

    美好的城市生活,它也可以鸟语花香,可以闲庭信步,可以春水荡漾……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