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万 物
合欢花儿开

    □ 时清

    每年五月,合欢花正开。

    喜欢合欢花,它是浓绿夏日里最像火焰的花朵,遇见每每为之惊艳,禁不住想用镜头拍下它的绰约风姿。那天在鸡足山佛塔寺,远远就看见它们开成一团团红云。蓝天白云,满山碧绿。一路奔向它,只觉风更清凉,花更红艳。一树的乱红里,朵朵合欢眸眼微开,片片翠萼托起花的粉颊。似腼腆的新娘眼角含笑,羞答答地坐稳在自己的心事里,晕出绯红一片。一时间竟看得呆了,痴了。

    说起合欢,它是一种树,更是一种花。它又名马缨花,俗称“夜合花”。属落叶乔木,羽状复叶,小叶对生。芳菲争闹时节,它安静无语。众花隐去的五月,它才悄然携手,在夜间成对相合。它的雄蕊多条,雌蕊合瓣,花冠淡红,总能让人想起世间种种美好。它还有一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传说,虞舜巡苍梧而死,其妃娥皇、女英遍寻湘江不见,悲伤恸哭目中滴血,血尽抑郁人亡。后虞舜与二妃精灵相合,变做合欢树。翠叶相拥,枝枝相连,朝开夜合,相亲相爱,永世不离。

    儿时老家的河边,曾有一株合欢。树不是很高,枝条垂得很低,羽状的复叶,在浓密的枝条间遮遮掩掩。仅叶的外形就颇让人欢喜,那新鲜的绿总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摸,然一碰,那叶片便蓦地闭合,让人想到不胜娇羞的少女。花开季节,花序似锋利的针,纤细的芒,十分清奇。那时这树特少,懂得它名的人不多。见多识广的爷爷告诉我那是含羞草,我便一度认定它就是含羞草。

    直到读师范时,读到元好问的《江城子》:“吐尖绒缕湿胭脂。淡红滋。艳金丝。画出春风,人面小桃枝。看做香奁元未尽,挥一首,断肠诗。仙家说有瑞云枝。瑞云枝。似琼儿。向道相思,无路莫相思。枉绣合欢花样子,何日是,合欢时。”在诗人笔下,这就是合欢树,它不仅是美的图画,更是人生幸福的期许。

    后来做了老师,给学生上阅读课,和孩子们一起读《红楼梦》,里面有写合欢。“初开的香很蛊惑。欢喜有月的夜里,掐朵合欢花插瓶。选嫩苞,晨起见馥郁。风前妆自软,烟里态初盈,合欢花轻盈似梦。”这样的句子太美,带着孩子们一遍遍地读,仿佛看到潇湘馆里的软烟罗,黛玉姑娘睡不稳的风雨纱窗,以及窗前那位美好的女子,身着翡翠锦缎的披风,媚眼如丝,体香飘渺,怀抱琵琶娇唱,咿咿呀呀,极尽风情。

    想起几年前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人,在遥远的他乡拍下合欢赠予我,只写了四个字——“生有合欢”。如今赠我合欢的人已在一场意外中去了天国,再看到这花这四个字,心中竟是阵阵隐痛。其中滋味,自是不能言说。

    风吹花动,暗香隐约。盛开的合欢树下,沉坐良久,心境再无一点烟火,只觉清风如酒。静静聆听它颤抖的心语,听得自己的眼睛都雾气蒙蒙了。忽然,看见一朵绯红色的流云在不远的天边徘徊,我仿佛看到那张熟悉的笑脸,叠印在合欢花熊熊的火焰里。

    这合欢真是如火呢,我终于,醉倒在这一片光阴里。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