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11月04日 星期一
人 物
老篾匠

    □ 郭松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候没什么玩场,在街上见手艺人做活,都会围在那里看半天。

    记得下桥那段有个老篾匠,做篾活时围着一圈人,看他破竹剖篾、编筐编篓。他坐在一把竹椅上,一筒青竹对剖了又对剖,将竹皮竹芯剖开,剖成竹篾和竹丝。竹篾用来做笸箩、篾席等,竹丝用来做筲箕、筛子等。

    老篾匠的工具,就锯子、篾刀、刮刀。他做的筛子匀称光滑,笊篱灵巧耐用。他编的笸箩,出嫁人家会做陪嫁。老篾匠长年玩篾,手上长出了厚厚的茧子,可那粗糙的手一沾上竹篾,就灵动自如穿梭,编出精致的篾货。

    老篾匠手艺好,脾气更好,谁叫他做活他都做,叫他做啥他就做,农民叫他编个粪桶箍,他也应承。前提是必须给钱,只认钱不认活儿。有人看不起他,说,你都那么大的把式了,去做那么贱的活儿,不嫌丢人?老篾匠笑嘻嘻地说,活贱钱不贱。人有了钱,啥面子都有。

    老篾匠还会扎狮子、扎龙,用竹篾做好狮子、龙的骨架,然后蒙上纸,涂上色。他用的纸是皮纸,皮实筋道。白皮纸蒙狮子头、贴龙头,耐火;黑皮纸做捻绳,捆扎竹篾的接头,结实。他用的竹子是三到五年的,老竹子的竹篾太刚,缺弹性;嫩竹子的竹篾没韧性,容易断。金竹剖成一寸宽,去芯,刮光,做狮子和龙的骨架。水竹做狮子的舌头、耳朵、福包,狮子和龙的眼睛。

    动工前,老篾匠会选择吉日,祭鲁班、祭祖先。祭鲁班、祭祖先,是不忘恩德,保佑顺利。做狮子头最费事,耳鼻嘴舌不说,头上还有九个福包,麻烦得很。扎好骨架后,要贴皮纸,一层干了贴二层、二层干了贴三层……狮子皮就简单了,把皮纸一道一道绑在骨架上,就成了。扎龙头也复杂,龙有长嘴、利齿,还有龙角,长了短了,就显得缺了神韵。龙身和龙尾也不好做,扎骨架、贴纸,却马虎不得。龙身龙尾做好了,还要画龙鳞龙纹,那也是淘神的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篾匠的篾货少有人买了,都迷上了塑料品,都知道塑料的不好,可塑料更便宜呀。老篾匠寻思,得找点什么做吧。别人给他出主意,不如给死人扎花圈。还别说,那真是一条挣钱的路子。扎花圈简单呀,只需把竹子剖开、削光,用几根竹篾挽个大环,绑个米字架,扎上两条假腿,再把纸花挂上,就成了。做一个花圈只需一二十分钟,却可以卖一两百块,比做一把筛子、编一个背篓挣钱。哪个星期不死人?死了人,穷家小户也得三五个,遇上个老板家里死了人,三五十个都挡不住。

    老篾匠的花圈卖得越来越好,他把自家晚辈都喊来,一教就会,开了好几个店。有钱的人越来越多,活着时要气派,死了更要气派。不光有气派的墓地,还要有高档的别墅、豪车。老篾匠把灵屋扎成宫殿的样子,把十二生肖扎成小灯笼挂在飞檐上,还在门口扎上两个狮子,人们争着抢着买他扎的灵屋。他卖完花圈就数钱,数完钱就喝酒,可总觉得跟以前比心情有些失落。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