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第A14版:副 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12月09日 星期一
万 物
孤挺花

    □ 周爱萍

    我喜欢孤挺花,喜欢它的孤,喜欢它的挺。独处时,我喜欢清寂,像似孤挺花。

    三年前,宿舍楼门口躺着一棵小小的绿“剑”,根部像是小小的洋葱头。这是谁丢弃的,还是谁不小心遗失的?要是被人踩上一脚,它就成了泥桨;要是被扫垃圾的大爷扫进垃圾箱,它就成了垃圾;要是被小孩捡去玩耍,它就是玩具?不管是哪种情况,它将不再是绿“剑”,而是与世绝别。

    这绿“剑”到底为何物?我也叫不出名字,只知道是一种植物,曾经在一户农家小院里看到,花开如晚霞般灿烂,叶片翠绿,富有光泽,形状似一柄长剑。因此,我不由自主的称它为绿“剑”。

    邂逅绿“剑”,像是邂逅老朋友,无需犹豫,无需言语,无所猜忌,彼此相融。小心翼翼将小小的绿“剑”,种在大大的花盘里,这是一种特殊礼遇。投缘的花也得富养,大大的花盘,大大的空间,大大的关照。

    养花,我别无它长,最擅长的就是松土,施肥,浇水。刚种下的绿“剑”,只有一片孤叶,却也极爱“喝水”,每浇一次水,那片孤叶似乎就长长一些,小小的“洋葱头”似乎也长大了一些。

    日复一日,与绿“剑”共度光阴,任红尘深处岁月流逝、万物斑驳、人事掺杂,洒一壶清水,浇去眉间烦愁闲事,浇来一片淡然时光,浇出一颗脱俗之心。

    三年时光,一逝而过。时光深处,蓦然回首:绿“剑”从当初的短“剑”变成了长“剑”;从单“剑”变成了多“剑”……然而,绿“剑”从未开花,却绿意盎然,风姿绰约,赏心悦目。

    如此,绿“剑”开不开花,有什么关系呢?绿“剑”相伴,天是蓝的,风是轻的,心是清宁的,光阴是美的;行走尘世,千般经历,万般寻觅,独守清欢,独守绿“剑”,有什么不好?

    时光眷顾,岁月优待,五月清晨,空气怡人,阳光正好,绿“剑”亮剑——簇生的叶片中长出一根长长的、笔直的、粗壮的绿柱,绿柱顶端开着硕大、明艳、亮丽的花朵。

    那一刻,绿“剑”的花朵惊艳了时光,惊艳了眼眸,惊艳了天地;那一刻,绿“剑”的花朵仿佛是喇叭,吹响了生命之歌。

    如此壮丽红艳的花朵,怎么可以不知其名?拍照扫描,看图识花:孤挺花。

    孤挺花,孤:孤苦,孤独;挺:挺过,挺进;意为:孤独挺过,成千上百个白天黑夜;孤傲美艳、挺拔刚强的盛开——孤挺花,这不过是我见字断义,仰或就是事实?

    孤挺花,再品其名,于孤独中,静守初心;于孤寂中,挺直脊梁;于等等中,不显山,不露水,隐忍积聚,于刹那间,厚积厚发,像流星划破长空,闪烁光芒,虽短暂,却灿烂永恒。

    人生短暂,独守清欢,有目标、有包容、有格局,不在意无谓的人和事,不在意得和失,时刻提升自我,如孤挺花般厚积厚发。如此这般,莫不甚好?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