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
2019年12月27日 星期五
第A14版:副刊    
       
版面导航

第A01版

第A02版

第A03版

第A04版

第A05版

第A06版

第A07版

第A08版

第A09版

第A10版

第A11版

第A12版

第A13版

第A14版

第A15版

第A16版
2019年12月27日 星期五
夫妻双双把稿投

    □ 沧江鱼

    恭喜,你上春晚了。上春节联欢晚会?妻子慌乱地接过报纸,看到我特意写她大兴土木改造阳台建设花园的伟大壮举的文章《妻子的阳台》发表在春城晚报上,才明白上“春晚”的意思。她骄傲地看着我:这说明我上房揭瓦砸阳台是正确的,还可以继续……

    1998年8月,我通过课堂教学竞赛调入县城第一完全小学,以名副其实的“城里人”身份走上新的工作岗位——语文老师和学校办公室文秘。办公室工作免不了跟各行各业打交道,这其中就有当地新闻宣传战线里的刊物编辑。原本就喜欢文学的我,逐渐跟几个编辑老师混熟了,并成了知交。他们每天收到四面八方邮来的各种样刊撩痒了我的心思,我也开始写作投稿。可是,一次次失败,我逐渐散去了最初动笔时的激情。此时,朋友给我出了个主意:去,街心花园附近有个报刊亭,你去多看看研究研究各种报刊杂志的风格,多学习,应该会有突破。

    报刊亭很小,但其中有春城晚报。看了很多,学习了很多,心中再次涌起冲动来。春城晚报当时有两个栏目“百姓/声音”和“男人女人”。我翻出随笔《读书的困惑》对照着春城晚报,用“百姓的声音”认真修改;把“男人女人”的故事细致地融汇到《时尚男人的悲哀》。一个月后,我惊奇地看到,《时尚男人的悲哀》以天空的灵动出现在“男人女人”栏目中,《读书的困惑》也以大地的颜色装点在“百姓声音”栏目。我至今还记得,日子是2002年5月6日和9日。那年,我二十四岁。

    一遍遍地阅读着《春城晚报》上的黑色的铅字,仿佛捕捉到了创作灵感。随后,“天天福彩”有了我的《彩谣》,“健康周末”我讲述了《爷爷的养生经》,“百姓/生活”我告诉大家《给婚姻装道防火墙》,“副刊”里我喝着《母亲茶》透过《树的影》回忆《街心花园》的酸情甜感……

    后来,妻子也大受影响,笔耕不辍先后在春城晚报上发表了不少文章。那段时间,我们夫妻在春城晚报上较起了劲,我上了一篇,她不服,就会立马写出另一篇,时日不多,她便会拿着一张报纸骄傲的扔向我。平凡的夫妻,平凡的生活,春城晚报成了咱夫妻最闪亮的期盼。

    亦师亦友,是讲堂更是心灵的栖息地、梦想启航的舞台。说不尽的感激,道不尽的情怀,从年轻到不惑,我的“春晚”我的舞台。

底部
新闻爆料热线:0871-4160447 4156165 手机彩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6667803 短信爆料请发内容至:1065856699
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YearPh-MonthPh-DayPh HourPh:MinutePh:SecondPh
云南网 滇ICP备08000875  经营许可证编号:滇B-2-4-20030004 ® yunnan.cn All Rights Reserved since 2003.08
春城晚报